重生小说:有哪些好看的重生小说?山村奇谈

发布时间:2020-05-31 22:00:00   来源:网络

上一世活得凄惨又憋屈,这一世,林小夕只想把自己宠上天!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辣手虐渣!! 逆袭奋斗路上,却惹上一个不该惹的男人…… 对她千依百顺什么都好,就是心眼有点小。...

“哐当!”

  通过铁轨连接处的火车猛地颤抖了一下,满车的人都跟着狠狠地晃。

  趴在小桌子上睡得正沉的林小夕磕到了车窗上,嗯了一声,拧着眉强睁开眼,用手揉了揉后脑。

  周遭的人,除了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睁开一只眼瞄了瞄她,余下的睡得正沉。

  这是——

  绿皮车的硬座车厢。

  林小夕睡眼惺忪,皱了皱眉又趴下继续睡。

  然而手背很痒。

  这是梦吧?

  自己不是正在病房里昏睡么?

  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疼痛,是在梦里吧......

  手背上有些痒,林小夕没有睁眼,只是转了转手腕。

  已经没钱交住院费了,大约,明天就又会被护士通知出院了。

  其实这样也好,睡醒了这一觉,就出院,回那个已经空得只得有一张摇摇欲坠的木床的小屋里面——等死就好了。

  念头乍起,心头涌上了一股凄凉和不甘,驱走了林小夕的睡意。

  手背上仍旧在痒。

  林小夕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七八岁的白净小男孩。

  圆圆胖胖的小脸上,布满着恐惧,眸中却满满都是希冀。

  这是——秦卫河?

  是——小时候的秦卫河。

  那张可爱的小脸,跟自己南下菀城路上救下他时一模一样……

  林小夕心里猛地一跳。

  不对!

  手上的触感,身体跟着火车的摇晃,还有眼前一片东倒西歪的众生睡相——这就是自己十四岁那年去菀城的路上!

  林小夕的目光再次落到自己的手上。

  果然,秦卫河正在自己的手背上,轻轻地,小心地,画着:SOS。

  林小夕猛地坐直了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怎么会——梦到了二十年前?

  她的异样惊醒了旁人。

“小夕,你干嘛?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到菀城呢……”

  对面抬起来一张脸,尖尖的下巴,斜飞的丹凤眼,浅淡而凌乱的眉毛——

  林虹!

  这是林虹!

  那个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百病缠身的林虹!

  林小夕觉得自己的胸腔瞬间被滔天的恨意烧得几乎要裂开!

  她的左手已经本能地伸向林虹的脖子。

  掐死她!

  杀了她!

  她死了自己的仇就都报了!爸爸,妈妈,弟弟,自己的家,还有这一身的病痛!

  林虹嘴里咕哝了两声,闭着眼睛重新趴下去继续睡,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动作和……恨意。

“SOS”!

  仍放在小桌上的右手,再次传来了麻痒的信号。

  转过头,林小夕眼神凌厉地看向发出信号的秦卫河。

  是的,这就是秦卫河,那个被人贩子拐卖时候的秦卫河。

  记忆中,就是这次拐卖之后,他才变得痴傻了,而且,完全不能再开口说话。

  林小夕的眼神不知不觉地变得悲悯,温柔。

  看到她的变化,秦卫河惊喜交加,眼眶瞬间红了,满目祈求地看着她。

  救我,救救我!

  林小夕读出了他的潜台词。

  是的,我当然会救你。我当时不就救了你么?

  林小夕觉得有一丝迷茫。

  其实,她不记得当时秦卫河曾经对着自己掉泪。那一次,她是直接把发现告诉了比她年长的林虹——

“啪”地一声脆响!

  林小夕吓了一跳,拼命地眨眼睛。

  秦卫河被打了?

  对面那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狠毒地盯着秦卫河:“小兔崽子,该睡不睡,你是不是找揍?”

  林小夕心头又是一跳。

  不对!不对!这不是梦!

  自己的记忆里,这个女人没有打秦卫河,她是伸手拧了秦卫河一把!

  林小夕扭脸看向窗外。

  她记得自己嚷破“人贩子”一事被眼前这个女人狂打的时候,窗外已经大亮。

  可现在,漆黑一片。

  不一样了,不一样了!

  林小夕的心怦怦直跳。

  自己,不是在梦里!

  重生,她竟然重生了!

  还是重生回了二十年前……

  那……

  就在她发怔、慌乱、激动的时候,秦卫河看着中年妇女,怯生生地用手指了指车头的厕所标记。

  女人眉头一竖,语气里面全是不耐烦,“大的还是小的?”

  秦卫河比划了一个蹲起的姿式。

  女人环顾四周,从地上随手捡起一张包装纸,把它往秦卫河手里一塞,拽起他往过道里面一推,厉声催促道,“快去快回。”

  秦卫河乖巧地点了点头,趁女人不备,满含希翼地又看了林小夕一眼,才慢吞吞地往前走着。

  不行,她得做点什么!

  她“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手被人拉住,林小夕低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醒来的林虹,黑漆漆的眼珠子正狐疑地看着她。

“干嘛去?别惹事!”

  目光相接。

  林小夕淡漠地甩开了林虹的手,嘴角勾出一丝冷笑,用同样的方言回道,“惹什么事?我去上厕所。”

  上一世,也是在这火车上,她把秦卫河的不对劲告诉了林虹,林虹也跟现在一样,因为怕惹麻烦,选择了冷眼旁观,而她,则凭着少年的一腔热血直接嚷破了此事,最后被人贩子直接打晕。

  等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救秦卫河的功劳已经被林虹给顶替了,而她,只得了五百块钱。

  当时林虹是这样给她洗脑的,“小夕,虽说救人是好事,却平白惹上了人贩子,现在的人贩子都黑得很,说不得还团伙作案,你是姑姑我带出来的,要是有个万一,我对你爸爸妈妈怎么交代,所以,姑姑想了又想,决定还是由我杠了这事。”

  她信了,加上当时人贩子的一顿打,害怕了,从此不敢再提此事。

  可林虹一转身,却巴结上了秦家。

  摇身一变,飞上枝头做了凤凰,不仅有了大把的钱,还权势极大,几乎一手遮天!

  之后更是害怕真相被揭穿,不顾跟自己家里没出五服的血缘亲情,一次又一次将自己家逼上绝路。

  到了最后,母亲死的时候,四十岁;大弟死时,二十八岁;小弟死时,二十岁。

  而自己……

  林小夕只觉得锥心一样痛!

  自己更是百病缠身,只能哀哀等死!

  呵呵……

林虹,就是一条毒蛇.......

 背后响起中年女人压低的说话声:“过去你那边了,好好盯着!”

  靠近厕所的一端,一个拿着大哥大,身材魁梧的男人站了起来,眼睛一错也不错地盯着秦卫河。

  林小夕心中一凛,差点忘记了,还有另外一个人贩子!

  上一世被暴打的画面再次从脑海中闪现。

  不行,这一次,要智取!

  念头一起,林小夕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追上秦卫河:“麻烦让让。”

  秦卫河脚步一顿。

  擦肩而过,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进厕所就锁门,警察会救你。”

  秦卫河的身体猛然地颤抖了一下。

  林小夕如同未见,嘴里面嚷着“麻烦让让,着急”,脚步未停地往前跑去。

  路过魁梧男的时候,男人拧着眉头看了她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她松了口气,加快了速度,往前继续跑去。

  一口气跑到倒数第二节车厢的连接处,被一只戴着红袖章的胳膊拦下了:“小姑娘,这里面是乘务员休息的地方,乘客止步。”

  林小夕看了看对方身上的警服,知道是车上的乘警,平复一下呼吸,微微仰起头来:“警察叔叔,请问一下,SOS是国际呼救信号没错吧?”

  警察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是国际通用的求救信号,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隔壁座的一个小弟弟偷偷在我手上写了两次SOS。跟着他的大人还扇他的脸。”

  如果只是写SOS,可能是小孩子调皮,但是在列车上挨揍,还是打脸,还真是有点不对劲儿。

  警察若有所思:“你怎么知道不是恶作剧呢?”

  林小夕神色平静:“哪有亲妈舍得使劲扇大耳朵刮子的?再说,他和那个大人长得一点都不像。”顿了顿,又道,“我想请警察叔叔去确认一下,他极有可能是被拐了。”

  虽然有点人小鬼大的嫌疑,但林小夕强大的镇静情绪,和不容置疑的口吻,让人产生了一种信任感。

  警察脸色一肃:“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拐卖儿童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你有什么证据吗?如若没有证据,我就是过去也解决不了问题。”

  证据?

  林小夕四下一番打量,在看到休息室那堆报纸时眼前一亮:“我叫林小夕,今年十四,那个跟我求救的被拐的小男孩子,报纸上好像是报道过的,警察叔叔您可以去找找!”

“报纸上报道过的?”警察眯了眯眼,回头看了一下报纸堆:“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林小夕故作努力思考状,然后终于记起一般松开了紧皱的眉头:“时间好像在一个月前!一个月前!对,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那次因为看报纸迟到,被老师罚站了一小时!印象深刻!”

“过来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跟那个弟弟说了,让他乖乖呆在八号车厢厕所里面不要出来,警察叔叔你现在过去,说明身份,他就会开门的。”

  她一字一句,条理清楚,口齿清晰准备地传达了信息,且用的也不是方言,而是标准的普通话。

  原本还有些犹豫警察立刻做了决定:“我现在就去安排,你在这里呆着,一会儿救了人,还需要你确认一下?”

  交代完这些,不等林小夕同意,就把她推进了休息室,锁了门。

  林小夕推了几下门没推开,就走到那堆报纸处,飞快地翻找起来。

  刚在一堆报纸里翻到带着秦卫河照片的寻人启事,只听见“喀嚓”一声,休息的门从外头被迅速打开。

  警察一身狼狈地抱着秦卫河站在门口,原本整洁的警服,被撕扯掉几颗扣子,一看就是与人激烈争斗过的模样。

  林小夕猛地站起身,攥紧了手里的报纸。

  上一世她大大咧咧地指出人贩子,引得警察和人贩子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没想到,这一世她不动声色的暗暗准备,竟然又发生了冲突!

  这些人贩子,已经到了如此疯狂的程度了吗?

  她拿着报纸朝着警察走了过去。

  警察喘气问道:“林小夕,你说的是这个孩子吗?”

  林小夕正要点头,嘈杂声伴随着一个尖锐的女声陡然传进耳里:“警察了不起啊,警察就可以抢别的人儿子了吗?大家快为评评理,这警察竟然抢了我儿子。”

“就是,警察就了不起了,就可以乱抢人儿子?”

  又有一个怒气冲冲的男声附和道。

  原来窝在警察怀里的秦卫河听到这个声音,小脸一下子就煞白起来,双手更是颤抖着紧紧搂住了警察的脖子。

  这惊恐无措的样子,再次让林小夕想起了上辈子她嚷破“人贩子”一事,被两个人贩子当场打晕的一幕。

  不行,绝对不能放过这两个人贩子!

  念头一起,她立刻冲出了休息室,扬着手中的报纸,大声喊道:“看,警察叔叔,这个小孩子真的跟这个报纸寻人启示上面,被拐卖孩子的照片一模一样呢!他叫秦卫河!”

  少女的声音清脆响亮,一下子就盖过了刚才那个男人和女人的声音。

  原本只是安安静静看热闹的人群,瞬间骚动起来。

“拐卖!天杀的,人贩子,这两人竟然是人贩子!”

“呸,千刀万剐的人贩子,刚才还污蔑警察抢人,贼喊捉贼,这样的人贩子就应该枪毙。”

“真是黑了心肝了,连这么大的孩子都要拐,这孩子的父母还不得哭瞎了眼睛啊,打,这种人就应该打死他们!”

“对,打死他们!打死人贩子!”

‘人贩子’这三个字瞬间点燃了围观群众的愤恨之情,两个人贩子被按在地上跪着,越挣扎越打,还有人朝着他们吐口水。

  警察一直在旁边冷冷看着,等到两个人贩子被打得出气多,入气少的时候,才把怀里的秦卫河放下推到林小夕身边,拿出一把手拷,把两个人贩子铐了起来。

  随后朗声跟大家道:“今天这事,多谢大家出手帮忙,不过现在人贩子已经伏法,大家就散了吧!”

  众人听着警察开了腔,虽然心里还有愤怒,终究不敢太过,又啐了几口才散开回到自己位置上。

  一个娇小的身影风一样的从前面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林小夕,警察一惊,正要动作,就听到对方满是急切的开了口:“小夕!怎么回事?你怎么不听话到处乱跑?你爸妈把你交给我,我一路提着心,觉都不敢睡,可你不说一声就不见人,可吓死姑姑了!”

“你就是林小夕的姑姑,这一次,她可没有乱跑,而是做了一件好事情。”

  警察笑着指向秦卫河,语气里面全是赞赏:“这个小孩子若不是她,怕是就要人贩子给拐卖了。”

  林虹看着依偎在林小夕身边的秦卫河,眼睛不禁一亮:“看来我平日与小夕说得,能帮就帮一把的话还是有用的!”

  又看向秦卫河:“啊哟!你就是那个小孩子哇?你叫什么名字,啊……不说话,是个哑巴呀!”

  秦卫河听到这声音,身子立刻抖了一下,又朝着林小夕后面缩了缩。

  林虹本欲摸秦卫河头的手,就滞在了空中。

  她讪讪地笑了一下:“这孩子可能被人贩子吓怕了!”

  随后就一脸担心地看向了站在人贩子旁边的警察,“这孩子这样,真是太可怜了,警察同志通知他家里人没?”

  警察摇头:“还没有来得及说这事呢。”

  林小夕冷眼看着。

  原来这个时候,林虹就已经这么厉害了!

  她现在都不知道秦卫河身份,都知道利用“姑姑”的身份与警察套近乎,卖好,关心苦主,把一切的功劳往自己身上带。

  这一旦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想到上一世,她冒充自己领下的功劳,巴结上了秦家,最后害的自己家破人亡,林小夕眼里闪过一丝坚定,这一次,她一定不会让林虹如愿的!

  抬起头,林小夕看着警察,笑着打断了正在说话的林虹:“警察叔叔,小弟弟既然已经脱了险,人贩子也已经伏法了,接下来这里也没有我能做到的事,我姑姑这般担心我,我想和姑姑一起回去。”

  林虹的爷爷和林小夕的太爷是亲兄弟,从血缘关系和辈份来讲,是未出五服的堂姑!

“怎么现在就走哇?这还没通知这孩子的家人呢?我早就和你说过,做好事要做到底,帮人要帮到西,你全忘了?”林虹微蹙着眉头有些不悦。

  这个林小夕还真是读书读呆了,成了傻蛋,明明做了一件这么好的事情,既有名声,又可以赚钱,偏偏她还学雷峰不留名,不要好处,就这样离开。

  这可不行!

  那一闪而逝的嫌弃,虽然很快,却被林小夕看得一清二楚。

  林小夕挑了挑眉,上前拉住林虹的一只胳膊,往自己的车厢走去:“我没忘记,只是这种事情,有警察叔叔做就可以了。”

“你?”

  林虹咬牙切齿,她把林小夕拉到一边,用方言小声说道:“你是傻了吗?电视上面可是说过的,像这种登报的寻人启示,一旦上面的人被救,提供消息的人,都是有奖金的。”

  林小夕目光一凛。

  果然,林虹这个时候就知道了会有奖金!

  那刚才跟警察套近乎的行为......

  她抽出自己的手臂,惊呼道:“什么,还有奖金,真的吗?”转过头又看着警察:“警察叔叔,真的吗?我姑姑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我并不......”

  后面的话,被林虹的手一把捂住了。

  林虹用方言吓唬道:“你是猪吗?钱这种事情,怎么敢嚷出去?被人知道了怎么办?万一来个打劫的,你姑姑我可护不住你。”

  嘴被捂住,林小夕用手使劲掰扯,可林虹有备而来,又哪里愿意放开。

  两人互相博弈起来。

  正挣扎间,警察开了口。

  他看着林虹捂着林小夕嘴的手,眉头皱了皱问道:“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让林小夕问的,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林虹立刻松开手,给了林小夕一个“你不要动,什么都交给我”的眼神。

  随后挺直了腰板,拿过林小夕手中的报纸,指着那条寻人启示对着警察说道:“警察同志,我侄女年纪小不懂事,我是怕她被人蒙骗了哇!这报纸上面可是说了,提供走失人消息的,就会奖励两千块钱。”

“这一次我们小夕,可不只是提供消息,还想方设法通知你救出了这个孩子,所以怎么的,奖励也会更高,你可不能没有一点表示。”

  说完,目光如炬地看着警察,似是如果他不给一个好的交代,她就会跟他撕皮脸一样。

  警察看了一眼林虹,低低地笑了起来:“难怪你刚才让我联系失主了,亏我还以为你好心……”他从林虹手中夺过报纸:“奖励是吧?我现在就给你确认。”

  说完就拿出了从人贩子身上搜出来的大哥大,进了旁边的休息室,打起电话来。

  林虹就长吁了一口气。

  转过头对着林小夕,感叹道:“那可是两千块钱呢?你知道我们现在的工厂里面,天天加到到晚上十一二点,一个月也才五六百,这两千块,扣掉生活费,我们可是得大半年才能存下来。”

  又苦口婆心地劝道:“我听说你这次之所以要出来打工,就是因为没够卫校的分数线,可是如果有了这两千块钱就不一样了,你可以回去重读初三,也或者,插个班进高中,也是可以的。”

  这副推心置腹,一副为你好的样子,林小夕听得心里寒意一片。

  上一辈林虹给那五百块钱的时候,也是这样子说的。

  当时自己还挺感动的。

  现在想想,林小夕只想给自己一巴掌,她得有多傻,才会相信警察都介入了,人贩子也都进去了,还会有人出来找自己算帐啊!

  她脆生生地说道:“可问题是,我不是姑姑,并没有想要这个钱啊,至于上学的钱,这个姑姑就不用管了,我已经有了挣钱的办法。”

  她声音大,一字一句,引得四周的乘客纷纷侧目,眼中尽是鄙夷!

“看什么看?没看过姑姑教训侄女啊?”林虹急赤白脸地对着人群一阵炮轰。

  转过头,对着林小夕又恶狠狠地用方言说道:“我告诉你,林小夕,今儿这个奖金,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这钱,我可是要定了,不但要定了,等拿到了钱,我还要分走一半。”

 一半?

  林小夕一口拒绝:“不行。”

“你说什么?不行?”林虹扬着下巴,冷笑道,“你这脑子果然是读书读傻了,成了猪脑了!怎么,不记得你来的时候,你爸妈怎么跟你说的话了吗?”

  林小夕怔住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她第一次出门的时候,爸爸妈妈跟她说了什么,她还真的不记得。

  再说了,就算是说话,跟眼前这个要奖金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那我提醒你好了,”

  林虹自顾自地又开了口,“你爸爸妈妈为了让我带你出来,还能让你进厂,可是说好了,让你接下来一年的工资里面有一半是我的,不过你既然这样子不听话,那一千块,你就现在给吧。”

  记忆如同决了堤的洪水。

  林小夕想起来了。

  她今年十四岁,虽然因为读书早已经初中毕业,但却离法定身份证的年龄十六周岁却还差两年,没有身份证,若想打工的话,就只能做裁缝学徒。

  只是做裁缝学徒,他们家乡的规矩,必须给带他们出道的师傅免费干活三年后,才能出来单干。

  也就是说,三年没有收入。

  她又不是那些连初中都没有读的姑娘,爸爸妈妈并不愿意,只想让她南下进电子厂。

  毕竟电子厂里面工资高不说,还是一月一结。

  至于没有身份证,这不是问题。

  因为如果有熟悉的人担保的话,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只要提供一个身份证明就可以。

  当然这个担保,也不是白担保。被担保人必须给担保人拿一千块钱,当他们承担风险的费用。

  这个规矩自开改革开放以来,在他们老家沿用至今。

  很多人都靠着做担保人而发财。

  到了林小夕这里,回家探亲的林虹听到她缀学的风声,便自动上门说带她进厂,怕她爸爸妈妈不答应,就直接说,这一千块的担保钱不用急,放在工资里面,慢慢给她就可以。

  当时林小夕的爸爸妈妈听到这话,可是十分感激,连工资是多少钱一个月都没有提,就让林小夕跟着林虹出来了。

  林虹此时拿出来说,用意其实就是威胁她。

  可她早已经不是十四岁的林小夕。

  她硬梆梆地开了口:“我给不了。”也不会给。

  林虹气急败坏:“你怎么给不了,这个报酬不就有两千块么?你按我刚才说的,要过来我们一人一半不就可以了,当然,拿了这个一半,之前你那一千块的担保费我就不要了。”

“那也不行。”林小夕回答得非常坚决。

“你可要想好,你要是不给,等下下了火车,我可是不会管你的。”林虹阴阴地开了口。

“那你不要管好了。”林小夕傲然无惧地看着林虹说道。

“好,很好,”

  林虹的双眸似是燃烧着两团大火,面孔也因为急怒而扭曲,“既然这样,那接下来下了火车,你就想办法自己回去吧,我是不管你了。”

  说完一转身,就朝着前面车厢走去。

  这个林小夕,脑子是进了水吗?

  这样子威胁也不行。

  听到重重的脚步声,林小夕便用力地抹了一把脸。

  这就生气了?

  这就没有话说了?

  这就回去了?

  还真是……

  到底是她上一世太蠢,还是现在林虹年龄太小,并没有修炼成白骨精?

  想到林虹只比自大五岁,如今不过是十九岁,林小夕自认应该是后者……

  一直慢慢走着的林虹没有听到声音,知道自己的威胁没有起到作用,心中大恨,她猛地转身,三步并两步,朝着林小夕就走过来了。

  林小夕神色平静地看着她。

  就知道,自己的心,还是放得太早了!

  林虹板着脸,眼底全是厉色:“林小夕,刚才是我想差了,你既然过来了,那接下来,你还是好好工作吧,不过那一千块钱,不能一年,今年就得给我了。”

“还有,这个拐卖孩子的事情你快一些处理,下了车,我们还得去厂里面赶工呢?要是你耽误了我的事情,没让我们上成班,到时候,担保费我会再多加一千。”

  说完,也不林小夕回复,林虹转身大步往回走去。

  一千加一千,等于两千!

  林小夕心中了然,林虹这还是惦记着奖励的两千块钱呢!

  手被人轻轻握住。

  林小夕转过头,就见红肿着半张脸的秦卫河正一脸笑容地看着她,嘴唇无声地动着,“谢谢小夕姐姐。”

  脑海中一个面容呆滞,独处一角,无论对谁都爱搭不理的青年一闪而过。

  林小夕看着秦卫河,眼神再次变得怜悯,明明这么聪明、开朗、礼貌,怎么上辈子后来就成了一个如同傻子一样的人了呢?

  上辈子她被人贩子打晕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秦卫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才会让一个这样开朗的孩子彻底变样呢?

  可惜这一切的一切,都再也查证不到。

  而她,亦不想查证。

  林小夕抬起手,摸了摸秦卫河的头:“说起来,这件事情,小卫河你最应该感激的人,应该是刚才的警察叔叔,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你了。”

  话音刚落,背后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气。

  林小夕转过头,发现自己正被人盯着。

  地上的两个人贩子,尤其是那个男子,毫不掩饰对自己的蚀骨恨意。

  目光相撞。

  男子的嘴唇微动,分明是在说:“林小夕是吧?你给我等着!”

  林小夕淡漠地转开目光,嘴角勾出一丝冷笑。

  上辈子没有证据,这两个人贩子都没能逃过法律的制裁。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他们难道还能翻了天去?

  让她等着,等什么?等着她去牢房里探视不成?

 警察拿着大哥大的从休息室里面走了出来,四下一看,没有看到林虹,挑眉问林小夕:“你那个姑姑呢?”

  这一副嫌弃的模样,让林小夕差点没笑出声,“警察叔叔,我让姑姑回去了。”

“回去?”

  警察如释重负地点点头:“秦卫河他们家两个小时后,就会到菀城分局。正好你们也要去警察局做笔录,这样好了,等会儿下火车了一起过去。”

  林小夕摇了摇头:“秦家太客气了,我不过是举手之劳,并非冲着奖金去的。至于笔录,”顿了一下,一脸为难:“警察叔叔能不能直接就在火车上面做了?姑姑说了,下了车,我们还得去工厂上工呢!”

  警察看向她的目光满是赞赏,颔首道:“既然你不想去,那我就如实转告秦家。将来你们厂要评什么先进,你完全可以将这样见义勇为的事说出来,若是需要证明材料,直接来宛城分局找我。”

  又拿出纸笔,“现在,把笔录做了。”

  做完笔录,林小夕将张乘警留给他的联系电话地址叠好放到衣兜里,然后跟秦卫河打招呼,“姐姐走了,再见。”

  秦卫河眼泪汪汪地,一脸不舍地看着她。

  这个小眼神,令林小夕想起上辈子呆愣痴笨如同傻子的秦卫河。

  一股酸意冲上了鼻子,林小夕忍不住上前理了理秦卫河被张乘警抱着时弄皱的衣领,嘱咐道:“回去以后,要事事小心些,平时出门不要离开大人。”

“今天的人贩子可是胆大的连警察叔叔都不怕,指不定是什么亡命之徒,虽然被关起来了,但保不齐还有同党,万一早就盯上你的,这次没成功,要是还想试一试可怎么办?”

“到了那时,可未必就会碰到我这样的人了,凭着一个求救信号就相信你,总之,小心为上。”

  秦卫河流着眼泪,冲着林小夕不停地点头。

“是个好孩子。”林小夕知道他听进去了,便摸了摸他的头,“好了,再见!”

  等到她走远了,旁边一直看着的张乘警就冲着秦卫河语重心长地道:“好人很难遇到,你很幸运!”

  八号车厢。

  把脚搭在对面座位上的林虹见到林小夕两手空空的回来,从鼻孔里面“哼”了一声,嗤笑着用方言道:”林小夕,你就这脑子,干脆也别去工厂打工了,直接去学**好了,看看你的学费,有没有**帮你付啊?“

  说着,她又噗嗤一笑:“等到过年回家见你那个在石头矿里面赚血汗钱的爸爸,说你出来学**了,屁钱都没赚到,也不知道你爸会不会一脚把你踹到猪圈去,想想还真是好笑,哈哈哈哈……”

  林小夕身子抖了一下,抿了抿嘴,正想说话时,广播已经响了起来:“旅客朋友,大家好!终点站菀城站就要到了,在列车到达终点站前......”

  已经到站了。

  林虹站了起来,沉声吩咐:“快些拿行李,一会儿下车,紧跟在我的后面,不要跟丢了。”

  下了火车,两人又倒了好几趟公交,待到了林虹现在的工厂——菀城台立电子厂时,已经是下午一点。

  正午的太阳十分晃眼,不过最晃眼的还是停在厂门口左边不远处的黑色大奔,漆黑的车身因为干净无尘,在阳光下反射出闪瞎人眼的光芒。

  现在这个年代能开大奔的,那绝对是有钱人。

  这样的一辆车停在门口,林虹看见了,把身上的背包带着一紧,对着林小夕说道:“我有事得先进去了,你后面自己去门卫室登记,602林虹,就可以了。”

  而后如同百米冲刺一样地进了大门,消失在了林小夕面前。

  背着一个有她半个身子那么大的牛仔背包,已经满头大汗,累得哼哧哼哧直喘气的林小夕就长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妈妈到底给她在包里面放了什么,这么沉!

  双肩一紧,背后一松。

  林小夕吓了一跳,转过头一看,自己那个重的要死的包裹,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轻轻松松地拎着。

  看见他身上穿着的迷彩服,她猛地松了口气。

  林虹打工的这家厂子是个外资厂,工人大都是年轻的小姑娘。安保方面尤为慎重,保安选的都是退伍的军人。

“谢谢保安叔叔。”她连忙道谢

“叔——叔?”男人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

  林小夕听着这个声音,心狠狠跳了两下,虽说这人胡子拉碴的看不清楚年龄,可是声音真的很好听呢!

  作为一个经常抱着收音机听电台的人来说,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她不由眯眼打量他一下,即便是随意站着,都是挺拔的军姿,头发剪得很短,标准的军人打扮,眼睛里的红血丝看着有些吓人。

  见他森冷地朝自己看过来,林小夕估摸着,或许应该换个称呼:”谢谢保安大哥!“

“哈哈,保安。”

  后面传来一阵暴笑声,一个同样穿着迷彩服,同样身材高大,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卫江,真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会被女生看成保安。”

  林小夕心中一囧:“谢谢哥哥。”

  露白牙的年轻男子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大胡子男人的森冷微微缓了缓,客气地问林小夕:“你是林小夕吧?”

  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叫卫江?

  林小夕心中一动:“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大胡子男人从口袋掏出一个信封,递到林小夕面前:“感谢你今天早上对卫河的出手相助,这是我们秦家的一点谢礼。”

  秦家?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

  林小夕看着信封,只觉厌烦,没有伸手,客气而疏离地回道:“您客气了,之前我就跟张乘警说过,这事不过是举手之劳,老师早就教过我们,要学习**叔叔的乐于助人精神,所以您的谢礼我不能收。”

“哈哈哈,学习雷峰叔叔乐于助人......天呐,这是哪个山旮旯来的小姑娘,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哈......”

  年轻男人惊天动地的笑声,在秦卫江一个眼神过后,嘎然而止。

  他忙低下了头,只是那肩膀还是一抖一抖的。

  林小夕不再多话,浅浅一笑,看起来彬彬有礼,那笑却过唇即止,伸手拿过背包就朝着大门走去。

  秦卫江追了上来,不由分说的把信封轻轻丢在林小夕抱着的背包上,啪地一声轻响:“学习**没有错。小朋友做的好,应该被奖励。再见,林小夕。”

  小朋友?

  林小夕挑了挑眉。

  背后传来男人的惊呼声和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林小夕转过头,看到的便是一道黑色的尾烟。

 把信封在兜里放好,林小夕照着林虹的吩咐,在门卫室处登记后,去了602。

  林虹穿着一身白色无袖小碎花曳地长裙,顶着一头微湿的头发,正对着铁架子中间的塑料圆镜画口红,听到动静,眼皮都没抬一下:“一会儿我出去后,你自己洗个澡找个空上铺困一觉。”

  林小夕看着她那张脸和脖子胳膊对比分明的颜色,眼角直抽抽。

  强压下心里面的吐槽,林小夕移开目光,淡淡地问道:“姑姑不是说,一过来厂里面就要让我去上班的吗?这在宿舍困觉,不会再扣钱吗?”

  她可是没有忘记之前车上林虹威胁找的借口。

  林虹收了口红,又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这才满意地拍了拍手,转过头,对着林小夕挑了挑眉,“放心吧,既然是我的决定,就不会让你承担,好了,我要去办公楼销假了,你自己在这里呆着。”

  说完蜂腰一扭,扬长而去。

  林小夕看着,嘴角勾了勾。

  关上门,从兜里掏出之前秦卫江强行塞给她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沓蓝青色的百元钞票。

  把钱从信封里抽出来,里面掉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帝都的地址和一串电话号码,暑名上面,则是写上秦卫河三个字。

  这是想自己以后和他联系?

  真是一个可爱又礼貌的小家伙!

  林小夕挑了挑眉,有些明白,为什么刚才秦卫江会那么快过来了,且在自己拒绝后还把钱强塞给自己了。

  怕都是秦卫河这个小家伙搞的鬼!

  把钱数了数,整整一万!

  一万块在二十年后算不上多大一笔钱,但是在很多职工每月工资只有五百左右的当下,一万块都能抵上很多人近两年的工资了。

  这秦家出手道谢就是一万,这么土豪这么郑重!

  难怪上辈子林虹要顶替自己了……

  把钱和纸条收进信封,林小夕拉开牛仔背包,一个用白色簿膜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用力一撕,里面的东西一下子就显现在了眼前。

  刷牙用的搪瓷碗,用小塑料袋的红薯粉,干米粉,干豆粑以及罐头瓶子装的两大罐辣椒酱......

  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

  不用想,这肯定是妈妈给弄的,只有她,才会因为害怕她在外面饿到了,而恨不得把整个家,都让她用包给背上。

  难怪背包那么沉!

“啪嗒”一声!

  林小夕低下头,看到牛仔背包上的水迹,这才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全部都是眼泪。

  胸腔里一股又一股的委屈,像海浪一般排山倒海向她袭来,她两只手死死地攥住背包,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她回来了,回到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没有病痛的折磨,没有潦倒的贫困。

  她那处处为她着想的妈妈,和优秀又可爱的弟弟们也都还活着……

  是的!

  都活着!活着!

  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想到这,林小夕“腾”的一下站起来,恨不得立刻就回家去!

  刚迈开了脚步,却又急急顿住。

  不!现在还不能!

  她独自一人救了秦卫河,断掉了林虹的通天之路。

  这辈子林虹再也没可能像上一世那样,对她们全家人为所欲为。

  人生最大的危机过去了!

  接下来,她要好好规划一下未来的路,她要拼尽全力让妈妈和弟弟们过上好日子,过上最好最好的日子!

  她环顾四周,看着这间简陋的宿舍,上一世她十四岁的时候,就和林虹一起打工。

  如今她再也不想让自己的人生和这个恶魔搅在一起,她该怎么办呢?

  茫然无措中,她看见了那个“迷彩服”塞给她的信封……

  林虹在火车上面说的那些话在耳朵回放起来:有了这个钱,你可以回去重新复读初三,又或者,插个班进高中。

  她的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

  读书!

  读书!

  是了,有了这些钱,她可以回去读书!

  只是......

  这是秦家的钱。

  脑海中再次显现出秦卫河笑着跟自己无声说的“谢谢小夕姐姐”。

  林小夕闭了闭眼睛,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也好,用了秦家这钱,就当自己和秦家两清!

  睁开眼睛,林小夕接着收拾背包。

  把能吃的东西拿了出来,入目就是红色的毛毯和崭新的碎花被单。

  她强忍着鼻子的发酸,又翻了一下剩下的,发现除了两件毛衣,两条秋裤。她夏天换洗的衣服,除掉身上的,竟然只有两套,贴身衣物更是只有底裤。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平得跟飞机场没有区别的胸脯,林小夕心中多了一些了悟,平成这样,不怪被叫成小朋友!

  她随手翻了翻夹层,里面放着毕业证、同学录、笔记本之类的。

  突然,一个用黑布包裹的严严实实四四方方的如同牌子一样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忙解开上面的黑布。

  那是一幅泛黄的山水画,镶着竹子的边框,十分不起眼。

  她记得这是五年前死去的太婆给她的,为了纪念太婆,就一直收着,连这次出门也一起带着。

  时间太久了,如果不是现在看到。

  恐怕她也想不起曾有过这幅水墨画,画里画的是一个穿着白衣飘飘的古装女人,在水边与一只黑色的小鱼嬉戏。

  外面金色的阳光从阳台照进来画中的水面,给人一种水自己在动的错觉。

  林小夕忙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眼晴可能花了,她竟然怎么会看到鱼在水里动?

  水中那三寸大小的黑色小鱼照着阳光,竟然在水里轻轻摇摆着尾巴。

  这怎么可能?

 林虹当年手腕处的小鱼纹身都没有这么逼真。

  想到纹身,她这才有想起这小鱼竟然跟以前林虹身上的一模一样!

  再次眨了眨眼睛,阳光下小鱼依然在畅游……

  她抿了抿嘴,伸出了手,到底是不是,确认一下就可以了。

  结果,在她的手伸过去的时候,指尖突的微微一凉。

  然后整个人如同浸入到凉爽无比的水中,舒适无比。

  这么真实的感觉……

  林小夕惊疑不定地看向温凉的手腕处……

原作者:苑树山

书名:重生九七小甜妻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疯狂课车】(已授权)

更多回复:

知乎网友匿名用户:

高票答案都他妈推的什么丁日破书,一股子霸道王爷爱上我的脑残剧情的即视感。

《庆余年》

《权柄》

《恶汉》

《赘婿》

 

 

 

 

知乎网友匿名用户:

高票答案都他妈推的什么丁日破书,一股子霸道王爷爱上我的脑残剧情的即视感。

《庆余年》

《权柄》

《恶汉》

《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