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这几年有哪些网络小说值得推荐?盐选推荐

发布时间:2020-06-19 22:00:17   来源:网络
来推荐一个《暗黑桃花源》。
小时候学《桃花源记》的时候,就觉得像个鬼故事:一个村庄是怎么做到与外界隔绝千年的?渔人明明细心做下了记号,最终为什么还是没能找到桃花源?
最近看到这版暗黑桃花源,脑洞开得超级大,情节又恐怖又紧凑,结局神反转……谁能想到,这竟然是部科幻恐怖小说?

1.

这是……哪里?

浓厚的雾气重重落在黄沅生肩上,沾湿了他的麻布短衫,寒气顺着潮衣一缕缕爬上脊梁,缠绕在他的后脑,像是抽走了身体里的血气,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大雾后头,影影绰绰看到些巨大的黑影,似乎还有条触手从黑影中试探着伸出,朝黄沅生的方向扭动着。他回头看去,来时的那个小小洞口已经在大雾中不见了踪影,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去。待离得近些,紧紧提起的心才放松下来。

那黑影方方正正,一栋栋矗立着,原是错落有致的茅草屋,一个后生单手扶门,正努力朝黄沅生招手:「外头雾大,快进屋避避!」

雾气更重了,黄沅生的头发已经打起了绺,他呼出一口气,迈步走了过去。

黄沅生是下午发现山壁上的那处洞口的。

他本沿着沅溪泛舟打鱼,却偶然遇见了大片繁茂的桃林,绵延里许,当季正红,花儿烧遍了半边蓝天。他心中发奇——往日是怎的给看漏了?昨个打鱼才刚从这儿渡过,也没见着半朵红瓣儿啊?

越是奇怪,黄沅生越是发起了性子,他眯着眼寻找林子的尽头,一边看着层层叠叠的花叶打眼前走马灯似的晃过。好一会儿,连日头都有些偏斜,终于眼见着桃树稀疏起来,露出了被藏在后头的一片峭壁。他跃到岸上,找了处矮树将船拴上,围着山壁走了一截,发现了一处约莫一人高的洞口,但极其狭窄,被一片杂草围着,颇为隐蔽。

黄沅生侧起身子,从洞口钻了进去。开始挪得很是吃力,但没一会儿便宽敞起来,足以让人活动开手脚。又走了几十步,他拨开掩面的灌木丛,一头扎进了这片浓雾里。

回过了神,黄沅生已经走到后生跟前,客气地拱了拱手:「敢问小哥,此为何处地界,去武陵该怎个走法?」

后生脸上挂着友善的笑,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黄沅生一番,露出极满意的神色:「不急,不急……武陵是什么地方?不曾听闻,待雾散了,慢慢寻去则个。」他一边说着,伸手便握住黄沅生的手腕,将他往屋里拽去。

黄沅生手上一凉,感到煞是光滑,这后生的手劲不小,但皮肤却似个姑娘般滑润。他心觉不妥,脚下生根动也不动,嘴上搪塞些「不敢叨扰」之类的话来。

正拉扯间,后生突然顿住了,脸上笑容越发灿烂,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黄沅生背后,语气中似是带着笑意:「你瞧,雾散了。」

黄沅生回头望去,眼前突然一亮——日头西垂,只剩最后一抹余晖挣扎,映出浓雾散去后的山谷——大片大片的良田纵横交错,一直连到几十间整齐的木屋,男男女女谈笑着劳作奔走、种地喂鸡,一副安详景象。

「天快黑了,」幽幽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风高路险,住一晚再走吧。」

冰凉的气息从黄沅生的耳垂拂过,他吓了一跳,转过身看着不知何时贴紧自己后脑的后生,结结巴巴地回话:「那……那就……打扰了。」

黄沅生本能地觉得后生让自己有些发毛,但荒郊野外,走夜路着实危险,再看村中劳作的民众也很是正常,两害相权,还是决定住上一晚再说。

后生脸上的微笑一直没变过,拉着黄沅生就往屋里走:「太好了,你饿了吧?我让婆娘杀只鸡去。」

「对了,」进门前,后生突然语气冰冷地蹦出一句话来,「天黑之后,千万不要出门。」

黄沅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好一头雾水地跟着后生往里走,没口子地聊些俗话,但很快就诧异地喊出声来:「你说你们村子为了逃避战乱,躲进这处山谷,已经与世隔绝一千载了?」他惊讶地张大了嘴,不知道是该相信还是怒斥一句「胡说八道」。

「是啊,整整一千年了!」后生感慨,「不知外头是哪朝哪代,战乱可曾平息?」

黄沅生斟酌着词句:「一千年前的事儿,你得问那些秀才,我也就知道这最近几十年。当朝国号为晋,千年前那场肯定是打完了,但一次次改朝换代,大仗小仗总是停不下来的。」

谈到此处,黄沅生疑心稍有缓解,与世隔绝这么久,风俗自然有些古怪,再加上突逢外人,这才极力邀请自己,似乎一下子说得通了。

进了屋子,黄沅生心底里泛上种奇怪的感觉,这平平无奇的草房子莫名地带了一丝冰冷,没有半点烟火气,透着一股发自内心的凉意。就像……就像山里的那些大石头,从来没有见过活人。

他还没搞清楚这种感觉从何而来,里屋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门后却空荡荡的。这门怎么自己……黄沅生正奇怪着,后生已经嚷嚷起来:「婆娘!婆娘!杀只鸡沽壶酒,今天要招待客人!」

阴暗的角落里突然一闪而过两点绿光,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几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一个娇小的身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荆钗布裙但容貌还算清秀,一阵风似的踱到黄沅生面前,清冷的眼神从他身上扫过,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飘了出来:「好。」

看着女人远处的身影,黄沅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后生则哈哈大笑:「这婆娘就这个死样子,你别放心上。」

黄沅生嘴上连连说不会,但心里却是咯噔一下,对酒菜的渴望突然就熄灭了大半。

夜色终于降临,女人带着酒菜踏进屋子,后生豪迈地给黄沅生满上一碗:「干了!」

黄沅生面色难看地喝了口酒,吃了几块鸡肉,咂巴着嘴心里直犯嘀咕——这酒怎么如此之淡?明明闻着挺香,但喝起来总是不对劲。还有这鸡,一点肉香都没有,味如嚼蜡。

此时的他已经有些害怕,随便吃了几口,便推托说身体不适停下了筷子。后生也不以为意,自顾自地喝酒吃肉,一边没口子地聊些风土人情和外界消息。

黄沅生勉强敷衍着,突然觉着眼前一亮,转头看去,夜幕笼罩了天空,村里却灯火通明,颇为亮堂。他皱着眉头从窗户里观察,整个村子家家户户门口都亮起了两盏大白灯笼,用竹竿子挑高了挂在房檐上,投下一片片惨白的光,连后生家门口也不例外,同样挂着两盏瘆人的灯笼。

除了办丧事,哪有挂白灯笼的?而且……黄沅生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看着屋内不曾挪步的后生和女人……门口的灯笼是谁挂起来的?

怀疑越甚,他越是认真地观察两人的一举一动。女人站在一边,整个人没有半点呼吸的起伏,宛若死人一般,只是低着脑袋一动不动。再看后生,貌似正常地吃喝,但仔细盯了一会儿,黄沅生突然发现,对方吃下的酒肉根本没有嚼过!两排牙齿仿佛钢刀一般撕扯下鸡肉,进嘴便咕咚一下滑入肚中。后生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两腮的红晕似乎从下午开始就没有消散过,整张脸的表情惊人地稳定,就像……就像是画上去的一般!

似乎是察觉到黄沅生的目光,后生停了下来,盯住了他,语气也突然冷淡起来:「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黄沅生抹着冷汗,说话都有些哆嗦:「没,没什么,我,我累,想早点休息。」

后生点点头,指了指一个房间:「去睡吧,既然来了就在村子里住上七天,大家都想和你亲近亲近呢。」

黄沅生几乎是小跑着溜进房间关上了门,关门前依稀听到后生的嘟囔:「我脸上有问题吗?」最后看到的画面,是后生背对着黄沅生,拿着支笔往脸上落……

房间里除了一张冰冷的石床什么都没有,黄沅生辗转反侧,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觉。他觉得后生一家乃至整个村子都充满了古怪,什么躲避战乱隐居千年……骗鬼啊!

鬼……想起这个词他突然打了个寒战,坐直了身子:「不行,在这儿待上七天绝对会出事,天一亮就走!不,今晚就走!」

他起身下了床,轻手轻脚推开房门,悄悄朝门口走去。

「要去哪儿?」突兀的声音从黑暗的角落里响了起来,是后生的妻子。

黄沅生结结巴巴地解释:「隔壁大爷……约我去他家吃酒……我……」

「好。」角落里传来这么一句。

看对方没有阻拦的意思,黄沅生推开门,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村子里挂满了灯笼,倒是亮堂。但傍晚还热热闹闹的村子,此刻却空无一人。一间间草屋里漆黑一片,没有半点声响,似乎所有人都睡死了一般。

黄沅生开始还有些小心,后来步子便大了起来,沿着记忆中的路朝村口走去。拐过一面土墙,迎面撞上一条大黑狗,把黄沅生吓了一跳。

「完了!」他心头一滞,但凡黑狗吠叫,逃跑之事必然败露,后果不堪设想。

奇怪的是,黑狗没有一丝动作,呆愣愣地看着他。黄沅生试探着走了几步,黑狗也毫无反应。他壮着胆子伸手在黑狗身上一摸——凉的!

这狗是死的!

黄沅生咽了咽口水,加快速度跑了起来,直到一间大屋挡住了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更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