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醉金迷小说:当古言虐文遇见沙雕女主,会是什么样的情景?故事档案局

发布时间:2020-06-20 10:00:30   来源:网络

我怀孕了,但昌平皇帝并不高兴,即使他膝下无子。

昌平皇帝二十有六,正是发情播种的大好年纪。岂料这位爷发完情播完种,愣是没有一个美人开花结果。宫中朝堂早有皇帝不育的谣言传出,虽然被暗中镇压,仍无孔不入地秘密散布。

所以我的怀孕,适时粉碎了这个有碍昌平皇帝声名的谣言。

但,仅此而已。

因为自打我有孕起,山西干旱,浙江洪涝,东北虫害,黄河决堤,山石塌方,各种天灾人祸接踵而来。钦天监说我腹中胎儿乃灾星转世,我都不好意思不承认。

我原是小小宫女一枚,平日负责御书房的清洁工作,在别人眼中算是肥差一个。整日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晃,指不定哪天入了龙眼,自此鲤鱼跃龙门成为人上人。许多御前伺候的大宫女都打着这样的主意。

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稍有姿色的略一打扮,趁昌平皇帝心情好抛个媚眼,便水到渠成获得封号,自此跻身主子行列,不必再做奴才。

我是例外。我在此岗位上工作一年八个月零五天,除了混了个脸熟没有寻得任何机会麻雀变凤凰。

所以对于睡了昌平皇帝这件事,我自己也是十分惊讶。

我一直强调那天是个巧合。月明星稀的晚上,我在御花园偶遇喝得微醺的昌平皇帝。

因为有了「晚上」、「微醺」这两个关键词的蒙蔽,昌平皇帝从我玲珑有致的身段武断认为我是美女一枚,继而以酒后乱性为这段相逢画下了完美句号。

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攀龙附凤的处心积虑。

尤其是,昌平皇帝被我睡了之后,并没有循例册封我。甚至连问了一句「今夜之事可记录在档」的梁公公,都被罚奉三月。

我仍然做回御书房的小宫女,多少人笑话我偷鸡不成蚀把米。

只是我家祖上坟头的青烟冒得太猛,一次承宠我便怀孕。

昌平皇帝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勉强封我为闲答应。

在如何处置我腹中胎儿的讨论会上,贞嫔娘娘如是说,「闲答应倒是运气好,御花园那么大,偏叫你遇上了皇上,还是大晚上的。不知若是搁在了白日里,闲答应可有这样好的运气?」

那贞嫔娘娘一口一个闲答应,却是刺耳得很。她拐弯抹角讽刺我的容貌,惹得一干美人妃嫔掩嘴偷笑。好在我心胸豁达,重视气质胜过相貌,故此风轻云淡,端端正正坐得跟碉堡似的。

因为我知道上头的人不发话,底下也掀不起多大风浪。我肚子里的娃就算是个扫把星,那也是镀了金的扫把。

「闲答应肚子里的孩子留不得。」贞嫔进言,「皇上,孩子尚未出世天下已经招致大祸,大不吉啊。」

「是啊皇上,一切以国家社稷为重,孩子以后各位姐姐妹妹都会有的。」

昌平皇帝一派波澜不惊,在高高的王座上越发显得高深莫测。

「朕有些乏了,这件事稍后再议。」良久,听取了各位老婆的意见,昌平皇帝漫不经心宣布,「朕自有主张。」

我为自己捏了把汗,担心他有更阴的招儿。

事实证明,女人的直觉真特么准确。

虎毒不食子这话压根不能用在昌平皇帝身上,因为丫儿是条龙。

梁公公来宣旨,昌平皇帝的大意是钦天监掐指一算,我腹中胎儿不是一般的灾星,乃祸国殃民动摇国本的孽障,万万留不得。

所以,昌平皇帝虽慈悲却不得不赐我「千足刑」,唯有如此那孽障方可气数尽去。

梁公公安慰我,「撑过这一关,姑娘以后有的是荣华富贵。」

他倒是高估我了。试问自前朝以来,有哪个女子挨过千足刑还活得下来的?

我记得钦天监有一次奏禀翠玉阁的妙歌娘子命犯太岁,冲了宫里的几位老太妃。

我清楚记得,昌平皇帝看了折子龙颜大悦。他笑道,「这几个老匹夫又不知受了哪位的点拨,尽整出些幺蛾子。」继而问,「闲人,你信这个吗?」

我的回答无懈可击,「信则有,不信则无,皇上心中自有圣断。」

昌平皇帝对这个回答很满意。我知他从来不信鬼神之说,有时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后宫的美人胡闹去。

而今矛头指向我,想来我和我的孩子都是个无足轻重的,他觉得没有保下来的必要。

2

据说前朝有位失宠的娘娘,寂寞难耐与侍卫珠胎暗结。事情败露后,苏皇后有心整顿后宫风气,命人将那位娘娘缚在地上,再令五百宫女和五百太监踩踏而过,生生将那四个月的胎儿踩了下来。

宫人们将这刑罚称作千足刑。

这道鲜血淋漓的圣旨把我吓病了,间接证明了我其实还是个弱女子。我发烧昏迷,并矫情地做梦了。

我梦到剑眉星目的白衣少年一路策马驰骋,而我在路的尽头绝望等待,等待少年永远无法兑现的诺言。他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定护你周全。他说,万里江山不及你展颜一笑。

我又梦到那位受千足刑的娘娘,她在血泊中摸索着已经成形的婴孩,厉声诅咒,「皇后,皇后一定会有报应的。」

血顺着她的指尖低落,血肉模糊的婴孩一直送到我眼皮子底下。

我迷迷糊糊惊醒,那白衣少年在我眼前恍恍惚惚,嘴角有柔软的弧度,端得是春风和煦。我却是不大喜欢这样的温情桥段,果断一巴掌拍了上去。

病中的我掌心滚烫,只感觉触手的肌肤分外冰凉,叫我舒坦得拍完一巴掌还想再来一巴掌。

却不知谁上来狠狠推了我一把,我「哐当」一上撞在床墩子上,一下没挨住,重新陷入昏迷中。

到底哪个王八蛋这么不怜香惜玉?我铁定是要报仇的。

虽然我人丑又卑微,「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形容的便是我这种人。然而蚂蚁的力量却也不容小觑。

兵部尚书李大人遭昌平皇帝言辞训斥,退出御书房与我在廊下撞了满怀。宫女是现成出气筒,他一脚踹断我肋骨,叫我在床上躺了十来天。后来有一次,李尚书觐见昌平皇帝,因朝靴底沾满狗屎遭君王厌弃,自此官运一落千丈。

延禧宫偏殿路贵人,亲手炖的甜汤送到御书房外不得召见。我奉命回话,她迁怒于我,赖我洒了甜汤,赏我掌嘴。后来也有一次,她奉召侍寝,虚恭不停——俗称放屁不断。御前失仪,路贵人被贬为小才人一枚。

我做的这些勾当神不知鬼不觉,然而有一天竟叫人发现了。

3

那天我刚刚修改了禁卫军的值班表,回到御书房收拾一地的纸屑时,埋首奏折中的昌平皇帝忽然漫不经心问,「前儿惠妃吐了你一脸唾沫怎么不见你发招?」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震得我里焦外嫩。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更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