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排行榜:所有女生,还记得看的第一本小说吗?怪事夜谈

发布时间:2020-06-08 22:00:12   来源:网络

哈哈哈哈哈,看到这个回答很有意思 ,这里再随便给你们找了个女医的文章,看看是你们喜欢的感觉吗?

当腹黑狡诈的她重生到备受欺凌的她身上……会发生怎样的碰撞?   她是来自修真界的绝世邪医。   翻手救人,覆手索命。   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名落魄的高三女生。   被家族无情抛弃的弃女?全校公认的呆傻窝囊废?谁都可以踩上两脚的出气筒?   抱歉!那是以前的她。   不久后,她锐变而来,那初露的锋芒震惊全场! 那一刻,闪瞎所有人的双眼!...


夜深人静,杀人灭口时——

  晚上十二点,东江省海城市一中后门,不远处的一条宽河里突然传来‘扑通’一声。

  伴随着这一声响起,月色下泛着粼粼波光的河面也是骤然溅起了大朵的水花。

  如果仔细看去一定不难发现河水里有人正在痛苦的挣扎着,然而落水这玩意儿,越是慌乱,越是挣扎,死的也就越快!

  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河里那人甚至连一句呼救都没能喊出口,河面便再次又回到了最初平静的模样。

  此刻,这条河的河岸边站着一个男人,这是一个身穿着黑色休闲服套装的男人,他的脸庞在夜色下看不真切,但依稀可见他眉宇轮廓间的冷漠和无情。

  直到那河面再无一丝波澜,男人这才动了动脚,再次往前走了几步。

  一刻钟过去了,河面始终平静如初,确定了河里那人已死绝了,男人这才漠然的转身,离开了这里,黑色的身影与夜色融为一体。

  “给姬小姐打电话,告诉她事情已经办好了。记住提醒她,让她把剩下的钱打到我账户里……”

  男人的声音随着他远去的背影消散在空气中。

  却也一并传到了即将醒来的姬无双耳朵里。

  姬无双做了一个既漫长又憋屈的噩梦,梦中的一切真实的就像是她全部亲身经历过一样。

  梦中的她不仅是全校公认的窝囊废物,更是所有人都可以欺负羞辱的对象!

  就在这时,她突然睁开了双眼,却敏锐的发觉自己正漂在河面上。

  向来水性极好的姬无双立即一个鲤鱼打挺,很快,她的双臂和双腿就在河里自如的游动起来。

  飞快的朝着岸边游去,姬无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借着夜色暗暗打量周围的环境。

  她记得她明明在闭关,怎么会到河里来?

  还有,她是短发,哪来的这么长的头发?

  很快,姬无双就发现这里是一个她完全陌生的地方,不等她多想,脑海间忽然一阵剧痛,大量涌来的记忆以及信息残片飞快的组合成一段又一段记忆。

  她重生了!

  而且还是重生在一个即将高考且受尽欺凌的落魄少女身上。

  根据记忆中的信息显示,这个世界叫地球,而这个时代被称之为现代。

  她就是现代华夏国东江省海城市一中高三五班的一名学生,还有几个月她就要高考了……

  可是就在今晚,她遭到了蓄意谋杀。

  今晚,姬无双晚自习下课后独自往学校后门离去,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只手直接捂住了嘴巴,没有任何挣脱的机会,她被直接拽到了这条河边。

  接下来她就被直接踢到了河里,连那拽她过来的人是谁她都没能看上一眼。

  对于今晚的事情,脑海中的记忆仅到此处。

  在河岸边的草地上坐了下来,姬无双不由得勾唇自嘲一笑,想她一代玄医门绝世邪医,如今竟来到了到这恃强凌弱、灵气稀薄的地方。

  静下心来,姬无双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好检查一下这具身体。

  可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姬无双的脸色不由得刷地一下冷了下来。

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狠毒,竟然给她下了婴毒!

  所谓婴毒,是指从孩子一出生起便一直暗藏在体内的毒素,伴随着孩子的成长,这婴毒积累时日越多,这孩子体内的婴毒也就越严重。

  就算没有刚才那场蓄意谋杀,就凭这体内的婴毒,原身也活不过二十五岁。

  不仅如此,姬无双还发现原身竟然是一个患有间歇性失忆症的自闭少女,七岁以前的记忆,她全都想不起来,只记得八岁以后的事情。

  记忆中,八岁的她被养母方情带回了家,从那以后,她就彻底的成为了方情的女儿,方情是一个单身妈妈,并有一个与她一样大的儿子,名叫苏灿。

  方情对她很好,对她和对苏灿都是一视同仁。

  记忆里唯一的温暖,就是方情和苏灿俩人了。

  思及此,姬无双扬起唇角轻轻笑了笑。

  “姬无双,既然你和我都叫姬无双,那么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放心,从今以后,再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而母亲和弟弟,我也会为你守护的!”

  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将体内的婴毒解决。

  可就当姬无双准备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时却悲催的发现,这个鬼地方竟然灵气极度枯竭!她根本就吸收不到一丝一毫。

  罢罢罢,无法施展治疗术,她还可以施针自救,现在也没有银针,这事就暂且放一放好了。

  苦笑一声,姬无双伸出双手,看了看自己这瘦弱无比的手臂,皱眉暗暗叹息一声,现在她成了一个连练气期一层都不到的‘废材’了,这要是让修真界一众高手知道恐怕要笑掉大牙。

  夏季的夜里也是闷热无比,才在草地上坐了这么一会儿,姬无双身上的衣裤便已经被热气烘干了。

  走到河岸边,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挂在河边水草上的黑框眼镜,捡起带了起来。

  然后她有些汗颜的发现,这个眼镜根本就是个平光镜……算了,为了避免多余的麻烦,这眼镜她还是带着吧。

  刚才这一笔蓄意谋杀她是迟早都要算账的!

  虽然唯一的线索就是醒来之前耳朵里飘进来的那句男声,但姬无双坚信,下次再听到那个声音,她一定能分辨出来。

  背后买她命的人,会是谁呢?

  姬小姐,又是谁呢?

  呵呵好巧,都姓姬呢……

  还有那些曾经欺负她嘲笑她的人,把她当公用出气筒随时踢上两脚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走了大约五分钟左右,姬无双缓缓放慢了脚步。

  可能是因为不久前才刚溺水了的原因,也可能是这具身体太过于瘦弱的原因,才走这么一会儿,她的膝盖骨里就生出酸胀的感觉来。

  这一刻,她越发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弱!

  “不管这里的灵气多么稀薄枯竭,我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里达到练气一层!”

  练气一层,对于以医入道的姬无双来说本是看都不够看的。

  可是到了这个灵气极少的地方,她也只能放低要求。更何况如今想要炼体,也只能靠草药了!

  其实之所以这么迫切的想要修炼增强实力,还因为一个原因。

  姬无双怀疑自己这具身体可能隐藏着不小的秘密,而这个世界也绝对不似‘她’以前所认识的那么简单,在这个世界上,肯定还有其他的武者存在,抑或者有修真者……

  否则什么人有能力在她体内下婴毒?

  这种恶毒到足以蔓延几十年的毒素,世俗中绝对不会有人能够炼制出来。

  这才是她急于修炼的真正原因!

  只有变强,才能不再被欺负,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循着记忆中的道路,姬无双很快就来到了学校的寝室外围,顿住脚步,她眺望过去,学校的女生寝室已经是一片漆黑。

  学校的熄灯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

  想了想,姬无双决定回家睡一晚。

  在牛仔短裤的口袋里摸出了几十块钱,她出了校门之后便立即打了一辆车,直接报出了家里的住址。

  方情在海城市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副食超市,店里也没有请人帮忙,小店规格,却也刚好养家糊口。这店面是两层的,楼上住人楼下做生意,这些年来,她们一家就住在这副食超市的二楼。

  不过平日里除非周末,否则苏灿和姬无双都不会回来。

  回到家,打开房间灯一看,才知道原来已经凌晨一点多钟了。

  打开衣橱橱柜,她刚准备照一套衣服出来去洗个澡,结果卧室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边推了开来。

  姬无双蓦地回头,却对上了苏灿那张精致纯美的脸庞。

  “姬无双!这么晚才回来,你到底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妈妈现在都还在警察局等你的消息?”

  其实,今天学校里还发生了一件众所周知的大事儿。

  此事只消短短两个小时便弄得全校皆知。

  那就是姬无双给一中三大校草之一的高柏羽写情书被拒绝的事情。

  学校里的人似乎不想放过任何一丝羞辱姬无双的机会,在素有冷面校草之称的高柏羽拒绝了姬无双之后,有人拿着那封情书开始到每个班级去念读。

  生怕别人消息落伍,不知道姬无双给高柏羽写情书似的。

  事情就发生在晚自习的时候,所以当晚自习下课后姬无双却没有回到寝室时,外边捕风捉影的人又再次的将她这‘不在寝室’一事拿来肆意的嘲讽。

  很多人说她因为受不了拒绝离校出走了。

  还有人说她可能觉得自己写的情书被拿出来当面念读很没面子,所以寻短见去了……

  可是不管别人怎么说,苏灿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吓坏了,生怕她会有危险,所以第一时间报了警,母亲方情知晓消息后,也是连夜关上了超市的店门,直接去了警察局不顾昼夜的等待着她的消息。

  被苏灿这么一说,姬无双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出……

 苏灿语速很急,那张精致又纯美的脸庞上此时更是闪烁着愠怒,一双宛若暗夜星辰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姬无双。

  没错,是打量,从上到下,从左到右。

  明亮的灯光下,姬无双那一头凌乱的长发以及略微发皱的衣裤在苏灿的眼底无所遁形。

  看清楚她这番狼狈的模样后,苏灿的眉头深深的拧了起来,一脸的愠怒之色几乎是在刹那间消散于无形,他迈开了步子快步走到姬无双身旁。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再次开口,苏灿的语气依然着急,但却不再气急败坏,反倒是隐藏着一种深切的关怀。

  被这一脸纯良却面容精致的少年步步紧逼着,姬无双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回忆晚自习期间的那场‘情书闹剧’。

  想要看清楚少年此时的神情,她还必须得扬起头……

  这身高……

  记忆中这身高好歹也有一米六八啊,怎么在苏灿这屁孩面前居然如此不值一提?

  就在苏灿认真的观察姬无双的时候,姬无双也挑起眼,打量了他一番。

  这个少年的身上有一种明媚的阳光气质,纯净又透彻的阳光味道,这味道舒适的让在修真界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姬无双也不由得放松下来。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姬无双抿了抿唇:“现在给警局那边打电话,让妈妈回来吧。”

  修真界的生活虽好,可却是实实在在的孤独。

  只因在修真界的那些年里,翻手可救人,覆手可杀人的时光中,她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一丝类似于现在这样的关怀之情。

  她是一名孤儿,向来独来独往,却不知,亲情这种东西竟如此温暖人心。

  从苏灿身上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那种关怀,是如此的明显又真切。

  他的眼睛,他的脸庞,就连他的声音,每一处都透露着他对姬无双的深刻关怀。

  是,这份关怀是给‘她’的!

  可这并不重要,因为她姬无双已经承包了‘她’这以后的人生。

  被这一片温暖所包围的姬无双不知道,她方才的那番话,已经再次引得苏灿对她‘刮目相看’。

  神色怔怔的望着面前虽是狼狈但却浑身都散发出莫名温柔的少女,苏灿的心底暗自狂喜着,有多少年没有再见到过姐姐表现出如此亲和的一面了?

  似乎是从高一那年起,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姐姐表现出如此亲和温柔的模样。

  三年前的一天,姬无双莫名其妙的变得阴郁且沉默。

  从那一天起,无论是苏灿还是母亲方情,谁都没有再见到过姐姐姬无双的脸庞上露出笑容,从前那个开朗乐观大方的姬无双不见了,随之而来取代的是那无尽的自卑。

  谁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这几年来,苏灿每天都在暗自关注着姬无双在校的一切,包括她的表现、学习成绩、还有她的情绪等等。

  读高一之前,在苏灿的记忆中,姐姐姬无双就像是一把太阳伞,虽然无法为他挡雨,但却能在太阳炙热的时候帮他抵抗一半的燥热。

  欣喜若狂的苏灿狠狠的深呼吸了几下,将心口处涌动的那丝酸楚逼了回去。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妈妈回来。姐,你看起来不是很好,不如先洗个澡再说吧。”说着,苏灿垂眸看了一眼她手中拿着的那套衣裤,而后快步离开了这个卧室。

  姬无双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嘴角勾起了淡淡的弧度,刚才苏灿离去前面上所泄露出来的情绪,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似乎是有些喜极而泣?

  ‘呼——’

  轻轻吁出一口气,姬无双知道,自己刚才那镇定的不可思议的表现,也许让苏灿吃惊了。

  毕竟这三年来,在海城一中,‘她’即使被众人欺辱,也都是沉默不语任人欺凌。

  而每次回到家,她更是低着头一副自卑的姿态,从未主动跟方情与苏灿开口说过话,即使他们有话和她说,她也只是尽可能简短的回复‘是’或者‘不是’。

  想来这突然的转变,让苏灿有些讶异吧。

  拿过衣裤,她径直向着浴室走去。

  楼下副食超市的收银柜台内,苏灿正在给警察局那边拨打电话,将姐姐已经归家的消息告诉母亲之后,结束了通话。

  但苏灿却没有走,他静静的坐在没有开灯的一楼,耳旁再次浮现姐姐刚才对他说的那句话。

  今晚海城一中高三年级的丑女废物姬无双写情书给三大校草之一的高柏羽被拒,这一消息,苏灿也是知道的。

  这种消息本就是属于校园大八卦,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学校内还有人在刻意的传播这个八卦。

  写情书表白被拒绝已是非常丢人。

  那传播之人拿着情书到高三各个班级念读的这一举动,便更是将这一八卦升华成为了校园之最。

  毫无疑问,高柏羽这位校草是没有任何损失的。

  只剩下写情书并被拒绝的姬无双成了众人口中的议论对象。

  苏灿可以想象,姐姐今晚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委屈。

  只他想不明白,姐姐为何会给高柏羽写情书。

  其实之前苏灿根本就不相信,三年来一直胆小懦弱的姐姐会有给人写情书的这种勇气!所以晚自习时,班级里的人但凡是议论此事者,皆是被他以眼刀子‘杀死’了千万次。

  可那又怎样,即便他也是校草之一,在学校内有着超高的人气,却也顶多是让大家议论时收敛一点,管天管地却管不住那么多人的嘴。

  他想,今晚姐姐会有这般改变,大约是因为晚自习的情书事件刺激的吧?

  但他是真的很开心,因为记忆中许久不见,那个自信又温柔的姐姐好像回到他身边了……

  夜色已深。

  京市郊区一栋别墅内却开着私人派对。

  现场气氛已经嗨到极点,这栋别墅的主人却拿着手机来到了别墅顶楼接听电话。

  “姬小姐,你买下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了,希望你可以按时把尾款结清。”

  夜风轻柔的吹来,被称之为姬小姐的女人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后,愉悦的笑了起来。

  “没问题。”

原作者:景渊

书名:重生一医世无双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疯狂课车】(已授权)

更多回复:

知乎网友匿名用户:

绾青丝

女主一穿过去就和杀父仇人啪啪啪 _(´ཀ`」 ∠)_

边上还坐着?这具身体的被做成了人彘的爸爸?

后 杀父仇人 卒

再后 遇见一个男的,可好了,以为是男主,结果又给死了

而后 又遇见一男的,长得人模狗样,竟然是杀父仇人重生人

再??杀父仇人是男主?!


知乎网友匿名用户:

绾青丝

女主一穿过去就和杀父仇人啪啪啪 _(´ཀ`」 ∠)_

边上还坐着?这具身体的被做成了人彘的爸爸?

后 杀父仇人 卒

再后 遇见一个男的,可好了,以为是男主,结果又给死了

而后 又遇见一男的,长得人模狗样,竟然是杀父仇人重生人

再??杀父仇人是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