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好的小说推荐:有哪些文笔好、比较甜的言情小说?故事熟了

发布时间:2020-06-11 10:00:17   来源:网络

夏晚安加班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钟,推开门,迎接她的又是一室的漆黑和寂静。

她的丈夫,韩经年……他又双叒叕没回家……

夏晚安在门口稍站了片刻,才开灯进屋换鞋,然后和往常一样,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做睡前瑜伽,洗澡护肤,上床睡觉。

夜入深更,夏晚安在睡的正熟时,迷迷糊糊的感受到突然有重物压在了身上,那股力道很重,重的她几乎喘不过来气,几乎是一瞬,她就从梦中惊醒了过来,还未睁眼,单是身上那股重力散发出来的气息,她就分辨出是韩经年。

她愣了愣,立刻睁开眼,“你回来了?”

夏晚安闭着眼睛,躺了好一会儿,等到疲惫感褪去后,这才睁开眼睛,扭头看向了旁边的男人。

韩经年平躺在床上,呼吸绵长,俨然是已经睡熟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可夏晚安望着韩经年,却没半点困意。

仔细想想,好像已经差不多有三个月,她没见过他了吧……她记得上次,他回家的那天,楼下的迎春花刚开,现在池塘里的荷花都开了呢……

坦白来说,若不是他偶尔回一次家,她有的时候都禁不住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个丈夫……

两年前,他说他可以娶她,然后没有婚礼,没有婚戒,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他和她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婚后的第一次见面,还是领完证的半年后,一个深冬的夜里,和今天一样,她睡着了,他突然回来了,他没说话,倒床就睡,她很紧张,忐忑不安了大半宿都没睡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翻来覆去的动作吵到了他,反正他突然攥住了她,没有一句前因后果,就和她发生了关系。

后来,他有时一个月回家一次,有时候两个月,也有时候三个月甚至更多,他每次回来都是夜里,每次都是一声不吭的和她亲密后倒头就睡,每次都是第二天等她醒来后他人已经不见了……所以这两年里,他和她说过的话掰着手指都能数的过来。

第二天是周六,夏晚安一觉睡到自然醒。

想到昨晚他回来了,夏晚安第一个反应,就是往身边看去。

那半张床空荡荡的,和从前一样,他不知何时已经离去了。

若不是她身上有着他残留下来的痕迹,她真的一度怀疑,昨晚他的出现,是她的一场幻觉……

事到如今夏晚安也不知道,两年前韩经年的那通电话,带给她的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

他说:

“我可以娶你。”

“不过这个婚姻就像是你说的,只是一个交易。”

那时候的她像被百万大奖砸中,兴奋到忽略了他话中最重要的部分。

从她第一次遇见他,她就一直在等着一个可以靠近他的机会,这一等就是六年,将近两千个日夜后,她终于等来了这个机会……

是啊,她是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喜欢。

遇见他的那一天,她的心底只有三个字:一辈子。

他是她一眼,就认定的、想要的一辈子。

然而两年过去,韩经年给她的只有交易,和一场名存实亡的婚姻。

……

“哒哒哒……”

三百平的房子里,空气都显得莫名孤寂。

夏晚安无意之间发现房子居然安静到她能听见自己脚步的回音。

她特意打开了电视,想让房间增添些人气,

“韩氏企业的总经理,韩经年先生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夏晚安盯着镜中的自己,迟缓了几秒钟,才转头看向了电视。

屏幕里的韩经年,黑西装、白衬衣,一身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正跟主持人恰恰而谈。

他生的是真的好看,好看到“俊美”这样的词语用在他身上都显得很枯燥,好看到不管你盯着他看多久,你不但不会厌,反而会觉得他更好看,甚至更想看下去。

采访的时间,并不太长,接近尾声时,主持人闲聊般笑着问了一个八卦:“韩先生,最近很多报道说您跟秦书简小姐交往频繁,不知道您方不方便透露一下,您和秦小姐是不是真的如同传闻那样好事将近了?”

秦书简……那个春节票房最大卖的贺岁片的女主角……

电视机里的韩经年,神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开口的声音淡淡的,捕捉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就连回答也是无懈可击的:“不好意思,我从不在传闻上浪费口舌。”

夏晚安愣神了半天,点开手机上的新闻,果然有很多两人的报道。

——“有知情人爆料,韩氏企业的总经理韩经年和秦书简共度晚餐。”

——“秦书简和韩经年共同出入韩氏企业的星光珠宝店,疑似挑选婚戒。”

——“韩经年和秦书简本月十八号晚上,一前一后进入四季酒店,疑似秘密约会。”

——“……”

过了会儿,她点开了日历,一个日子一个日子的往前倒数着。

1,2,3……47,48……52……距离上次他回家,已经有52天,她没见他了……

……

夏晚安今晚有个聚会。

约的是晚八点“金碧辉煌”见,她特意挨到七点半才出的门。

下午窝在家里,继续昏昏沉沉的睡了四个小时,夏晚安这才慢腾腾的爬起来开始为今晚的聚会做准备。

这聚会是韩知谨撺掇的,所以来的大多数人也都是韩知谨的朋友。

韩知谨是韩经年大哥的儿子,喊韩经年小叔,和夏晚安同岁,也同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以及高中同学,若是韩知谨大学没出国留学,两个人怕也会是大学同学。

韩知谨的这些朋友里,有几个是他和夏晚安的高中同学,其中宋有蔓和夏晚安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艾姜是夏晚安的高中同学,不过大学艾姜和夏晚安才真正熟悉了起来。

夏晚安到的时候,宋有蔓和艾姜都还没到,韩知谨正和他的那一群狐朋狗友侃天侃地,但在看到她后,立刻奔了过来。

她和韩经年结婚的事,除了两家人知道外,并没有太多外人知晓,所以韩知谨在外遇到夏晚安,开口喊的依旧是和从前一样的“晚安,晚安”。

包厢里的人,越来越多,唯独不见宋有蔓,夏晚安禁不住拿着手机,给宋有蔓发了个消息,问她到哪儿了。

宋有蔓秒回,“马上到了。”

夏晚安没再回宋有蔓消息,她前一秒收起手机,后一秒包厢的门就又被推开了。

她以为是宋有蔓到了,下意识的抬头冲着门口看去,然后再看到进来的人后,她原本呼之欲出的“有蔓”就蓦的凝滞在了唇边。

夏晚安怎么想都不会想到,韩知谨居然把他的小叔叔,也就是她的丈夫——韩经年给喊了过来。

韩经年就像是生来的领导者,气场强大,即便他此时面上的神情平和,可还是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所以他一进门,包厢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可他仿佛一屋子的人不存在般,别说是神情,就连眉眼都没丝毫的波动。

三秒后,韩知谨蹭的一下起立,条件反射般规规矩矩的开了口:“小叔好。”

韩经年没说话,视线却落在了坐在比较里面的夏晚安脸上,不过一瞬,他就不冷不热的收回了目光,冲着韩知谨微微颔首。

随着他的举动,包厢里的气氛明显好转了一些。

“小叔,您请坐!”韩知谨再开口的声音,比起刚刚轻松了许多,他边说还边狗腿的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然后一面招呼着韩经年坐,一面给韩经年倒了一杯酒。

韩经年没挑位,就按照韩知谨拍的地方落了座。

这一坐,不偏不倚的就坐在了她身边。

夏晚安有点不自在,扭头看了一眼韩经年,过了会儿,又看了一眼韩经年。

韩经年似是感受到了她的注视,也回头看了她两眼,其中有一次,和夏晚安的视线对碰在了一起。

夏晚安紧张的指尖一抖,忘记收回视线,韩经年也没挪开目光,就那么盯着她看了一小会儿,冲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他这样疏离客套的举动,仿佛一颗小石子,狠狠地砸在了夏晚安的心窝,在她心底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坐在夏晚安旁边的艾姜,看到了夏晚安和韩经年彼此不断看彼此的动作,忍不住悄悄地凑到了夏晚安的耳边,问了句:“晚安,你和韩知谨的小叔叔认识呀?”

宋有蔓和夏晚安是邻居,两家关系好得不得了,当初两个妈妈还定了娃娃亲,奈何两家生下来都是女娃,所以夏晚安嫁给韩经年一事,宋有蔓是知道的。

至于艾姜……夏晚安因记得韩经年说的那句不希望旁人知道他和她的关系,所以并没有告诉艾姜。

听到艾姜这样问,夏晚安微垂了垂眼眸,遮掩住眼底一闪而过的暗淡,“不认识。”

是啊,不认识,纵使她很想说一句他是我的老公,可她对外也只能说不认识……婚后的两年里,她一直都是这样说的,没别的原因,就因为他说过,他和她的婚姻名存实亡,婚后她不要影响他的生活,也不要给他招惹麻烦,所以她对外都是不认识他的。

“我看你一直看他,想到你跟韩知谨那么熟,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艾姜说着,就凑到了夏晚安的耳边,说起了悄悄话:“不过韩知谨的小叔,是真的养眼,哈哈,我也偷偷地多看了他好几眼……”

夏晚安没说话,只是配合着艾姜,抿唇笑了笑。

韩经年落座后,自顾自的看手机,仿佛身边的夏晚安只是空气。

屋里的气氛,渐渐地又热闹了起来,但韩经年始终不是让人能忽视的存在,所以在座的人不管平时多飞扬跋扈,多能玩能嗨,还是因为他收敛了许多。

没一会儿,宋有蔓就到了,夏晚安和她嘀咕了一会儿,然后就搂着宋有蔓的胳膊,靠在她的肩头上,闭着眼睛睡了。

她从小就能睡,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没什么重要的事,她都能睡着,她最厉害的一次,是初中军训的时候,顶着大太阳站军姿,站着站着还睡着了,然后把自己摔了个底朝天。

不过夏晚安没睡太久,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声音很好听,软软绵绵的,跟绸缎一般。

“经年哥,我在楼下看到你的车,心想怎么可能那么凑巧。没想到你真在这里……”

原作者:叶非夜

书名:好想住你隔壁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疯狂课车】(已授权)

更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