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言情:有哪些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秋凉

发布时间:2020-06-18 22:00:22   来源:网络

她是医学天才,穿越成东陆王朝又蠢又坏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毁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术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发抖。他是闻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爷,冷酷绝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阎罗。“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人了。”“说好的和离呢?”秦偃月看着阴魂不散的男人,一脸黑线。“和离?本王刚去月老祠求来了红线,正好试试能不能拴得住娘子?”七王爷手持红线步步逼近。腹黑夫妇强强联合,在线虐渣。

冷!

冰冷刺骨的水倒灌进鼻喉,无法呼吸。

秦偃月感觉自己的头被人狠狠地按住,无法脱离这冰冷的水下。

在挣扎中,秦偃月透过水恍惚看到上方那张狰狞变形的脸,那张脸上满是狞笑,正死命将她向水下压着。

力气正以极快的速度消失,极度缺氧下,大脑也变得混沌。

如果不想想办法,她必定会死在这里。

她屏住呼吸,保留最后的力气,放弃挣扎,任凭身体沉浸到水下。

按住她的丫鬟见她不再挣扎,终于松开手,冲着水榭亭上的女子笑道,“王妃娘娘,她已经死了,是失足落水而死。”

“做的好,这可是她咎由自取!”亭子里的女人冷笑着,“快点喊人,就说七王妃落水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间脸色巨变,用颤抖的手指着那丫鬟身后,“海棠,你身后......”

叫海棠的丫鬟还没来得及回头,头上受到重重一击,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晕了过去。

秦偃月看着在水中倒下的丫鬟,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拽到浅水区来。

刚才,她重击了这丫鬟的上星穴,致晕但不致死。

“你,你是人是鬼?”亭子上的女人惊恐地望着她,“你把海棠怎么了?”

秦偃月冷笑。

亭子上那花枝招展一脸惊恐的女人,名为秦雪月,是这具身体的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对她下毒手的人。

“你觉得我是人还是鬼?”她上了岸,全身湿透,冷风吹来,更觉刺骨难忍。

“你,你......”秦雪月往后退了几步。

秦偃月眼神冰冷,她头发散乱,衣衫不整,偏偏那张脸上冷峻而凌厉,如从水中走来的鬼夜叉,阴森可怕。

她一步步走到秦雪月跟前来。

“你,你想干什么?”秦雪月嗓子发紧。

眼前的人,是秦偃月,又不是秦偃月。

那个蠢货,绝对不可能有如此凌厉的眼神,也不可能会有如此杀气。

这股杀气,让她心生恐惧。

“你别过来,秦偃月,你别过来......”秦雪月步步后退,退到栏杆处,终于,退无可退。

“看这天气,怕是要下雪了吧?”秦偃月声音轻飘飘的,却带着肃杀之气,“你身上的大氅不错,可否借我一用?”

她没等秦雪月回应, 一把将她身上的大氅夺过来,披在身上。

真皮大氅遮住寒风,冻透的身体终于暖和了一些。

“你,你敢抢我的衣裳。”秦雪月只穿了单衣,被寒风一吹,冻得瑟瑟发抖,想要再抢回去。

秦偃月蹙眉,在秦雪月扑上来的空档,找准她的膻中大穴重击下去。

秦雪月心口一疼,想要反击的时候,发现浑身无力,她脸色大变,“贱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贱人在说谁?”秦偃月一巴掌甩到她脸上。

“你敢打我?”秦雪月又气又惊又怕,她看着跟刚才完全不一样的秦偃月,“你到底是谁?你,莫不是被水鬼附身了吧?”

“水鬼?你下去试试不就知道这湖里有没有水鬼了?”秦偃月声音森森。

秦雪月听到这阴森森的声音,打了个冷颤,“你,莫非你想......你敢!”

没等她的话说完,秦偃月用力将她踹到湖中。

伴随着一阵尖叫,秦雪月落到了冰冷的湖水中,她膻中穴受制,浑身无力,无法自行离开湖里,只能惊惧地挣扎着,叫喊着。

秦偃月看着秦雪月狼狈的模样,冷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好享受吧。”

秦雪月落水的地方不深不浅,是淹不死人的。

不过,也够让她吃点苦头。

“这下,你满意了?”秦偃月看着秦雪月狼狈的模样,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朝着虚空说道。

寒风刺骨,天空里隐隐飘起些雪花,雪花落入湖水后旋即消失不见。

秦偃月快步离开这里,循着记忆回到不远处的七王府中。

她避开了下人,回到房中,将湿衣裳脱下来,又让人准备了热水和草药,浸泡到热水中后,这具已经被冻透的身体才慢慢缓和过来。

“为什么不杀死她?为什么不将她杀死?”脑海中那尖锐的声音一直在吵闹。

秦偃月叹了口气,匋了一瓢热水,从头顶上浇下。

热水滚滚而下,蒸汽氤氲,草药的味道盈满了整个屋子,闻着那熟悉的草药味道,才觉得微微安心。

她本是生活在科技时代的一名普通人。

爷爷是举世闻名的大国医,他老人家死后,作为唯一的亲人,她遭到了神秘黑衣人的追杀,黑衣人逼迫她交出爷爷的秘宝。

爷爷虽是大国医,却悬壶济世,一生清贫,袜子都是缝缝补补又三年,根本没什么秘宝。

黑衣人将她抓到后,从利诱到折磨,她好不容易逃出去,却发现黑衣人的据点是在孤岛上,无奈之下,她跳海逃生,磅礴的海浪袭来时,她被卷入浪花中,等回过神来,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还被人狂按到水中差点淹死。

“我爷爷是个医生,我继承了他所有的医术却因某些原因无法当一个像他那样伟大的医生。”秦偃月说,“纵如此,我也算半个医生,医生是救死扶伤的,不是杀人的。”

她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占据了我的身体,为什么不帮我报仇?杀了她们,不杀她们,难消我心头之恨,我的怨气也难以消散,我不甘心。”脑海中,又是那个尖锐的声音。

秦偃月将身子放平,让热水浸过头顶。

她在水下憋了一会气,又钻出来,让头脑清醒一些。

“你都落到了这般境地,何苦如此执着呢?”

“我不甘心,我将她当成最好的妹妹,最亲近的人,她,她......”尖锐的声音带着些许悲戚。

秦偃月声音冷冷,“我占据你身体的时候,早已经没了力气,能逃离已经是幸运,何况,我已经融合了你的全部记忆,知道了前因后果,很多事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不,不是,我做那些都是为了三王爷,我原本与三王爷是有婚约的,他也是喜欢我的,都是那个贱人设计的,三王爷如果知道真相肯定会帮我主持公道......”

“娘娘,三王爷来了。”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丫鬟的声音,“已经到门口了。”

第2章

“呵,说曹操曹操到。”秦偃月冷着脸。

原主记忆中的三王爷,可是个十足的渣男。

她穿好衣裳,随意擦干头发。

这具身体还很虚弱,就算用药浴驱寒,也暂时无法恢复。

她将那大氅叠整齐,一并拿到外屋来。

外屋的厅堂中,站着两个长相颇有些相似的男人,只是一个白衣,一个黑衣。

秦偃月看到他们的第一眼,目光就被白衣男子吸引了去。

在她生活的时代,有各种各样的美男子,早已经审美疲劳。

然,眼前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只是随意站在那里,发丝如墨,用一根墨玉簪子挽起,偶尔垂下的发丝随风飘动,肃肃如松风,面如水凝寒玉,身姿清逸若流云,身骨清绝若飞雪。

他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如轻云蔽月,不染尘埃,周围的一切也黯然失色。

明明与黑衣的那个人长相相似,气质却是云泥之别。

“七王妃是想盯着老七看多久?”黑衣男子的声音里带着嘲讽。

秦偃月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她竟在无意间盯着白衣男子看走神了。

按照这具身体的记忆,白衣飘逸如仙人的年轻男子,正是她的便宜夫君,排行老七的宁王东方璃。

东方璃身边的冷峻黑衣男子,正是排行老三的吴王东方珞。

原主本与三王爷有婚约,她也爱惨了那个男人,为了讨好三王爷,做下很多不可救药的蠢事。

疯狂爱慕三王爷的原主却嫁给了七王东方璃,是源自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

记忆中,是原主听信了秦雪月的谎话,准备在中秋皇家宴上,给三王爷喝下掺了料的酒,和他生米煮成熟饭。

秦雪月一方面诓骗她要将身心都交给三王爷才能彻底抓住他的心,一方面又添油加醋将这些阴谋提前告诉三王爷,三王爷大怒,在约定好的房间里扔了一个又丑又聋的老瘸子,准备让老瘸子污了秦偃月的清白,彻底毁掉她。

谁也没想到的是,那晚,七王东方璃身体不适,来到了那个房间休息,还将瘸子清理出去。

原主衣衫不整酒意熏熏地闯进了房间里,死命抱住了在床上休息的东方璃,就在这时,秦雪月与三王爷率领众人闯进来,将他们捉了个正着。

这等丑事出来后,原本与她有婚约的三王爷强势退婚。

原主知道后,玩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甚至蠢到以为是东方璃故意破坏了她与三王爷,闹得满城风雨。

后来,七王爷东方璃上书请求娶她,皇帝想安抚秦家,就顺势将她嫁给东方璃,同时将妹妹秦雪月嫁给了三王爷。

这段记忆涌上心头的时候,秦偃月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陷入爱情的人到底有多蠢?

原主搅和了这么一大摊子的事,被东方璃救了不自知,还恬不知耻地往三王爷身上靠?若不是秦家庇护,怕是早已经被浸猪笼了,这么蠢的人,能活这么大也是奇迹。

“来人,带上来。”三王爷的声音打断了秦偃月的思绪,几个人抬着一具尸体到厅堂中央来。

“老七,你的王妃做出这等事该如何惩罚,你给个准话吧?”三王爷冷声道,“闯进本王的府中大闹,还将本王的王妃踢到水中,杀死了王府里的丫鬟,真是岂有此理。”

秦偃月看清楚抬进来的尸体,心中一凛。

那个叫海棠的丫鬟死了?

她虽重击了海棠的上星穴,那力道是绝对死不了人的,她也将她拽到了浅水区,更不会被淹死。

她走后不久就有人赶过去救人,也不会被冻死,海棠怎么会死?

“三皇兄想怎么惩罚?”东方璃淡淡地问。

“王妃杀人,与庶民同罪,杀人偿命。”三王爷狭长的眸子里闪过阴鸷,“将七王妃交给府衙处置,昭告天下,老七觉得如何?”

东方璃脸色微变。

秦偃月毕竟是他的王妃,若是交给府衙,不仅连累他,连累秦家,连皇家的面子也会丢尽。

先前中秋宴上她已经做出了令皇家蒙羞的事,为了皇家的颜面,也为了不让父皇为难,他主动上书求娶了她,费了好大劲才算将那件丑事平息下来。

这才多久,这女人又犯下如此大错!

他有些厌恶地看向秦偃月,声音冰冷,“你有什么可说的?”

“我没有杀人。”秦偃月抬起头,眼神清澈坚毅。

东方璃一愣,似是没想到她没有发疯尖叫而是用坚毅的声音来辩驳,略惊讶,“你没杀人?”

“对,我没杀人。”她盯着东方璃的眼睛,“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没有杀人。”

“笑话。”三王爷将桌子拍得震天响,“本王已经将尸体抬来了,你竟还敢狡辩。”

秦偃月瞥了一眼尸体,冷笑,“请问三王爷,海棠是怎么死的?”

“溺水身亡。”

“那三王爷可知道海棠的老家在海边,她自小会水且水性极好,而我却不会游泳,她溺水身亡与我何干?”秦偃月问。

“这......”三王爷明显一愣,“是你按住她的头,活活将她在水中憋死的。”

“哦?这说法不更可笑么?海棠人高马大,体格健壮,力气也极大,我本就比较瘦小,从小就有不足之症,如何能将她活活按死在水中?”秦偃月嘴角轻抿,“王爷不信,可请太医来为我把脉,一探脉便知我有没有说谎。”

“哼!纯属狡辩。”三王爷怒道,“海棠死得蹊跷,你狡辩也没用!”

东方璃审视着秦偃月。

这个女人,真的是那个草包秦偃月?

刚才那一串辩驳,合情合理,轻松将嫌疑撇清,也一针见血地将老三的话堵了回去。

“三哥,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让太医来看看?”东方璃淡淡地说。

三王爷脸上阴晴不定。

东方璃不待他同意,招呼人去请太医。

太医很快到来。

他给秦偃月把脉良久,躬身道,“回七王爷,三王爷,七王妃的确有不足之症,她脉象虚弱,体虚无力,是先天不足之症,需要按时吃药才行。”

“下去吧。”东方璃看向秦偃月的眼神里有些探究,“三哥,我觉得这丫鬟之死,有太多的可疑之处,不宜妄下结论。”

第3章

“不宜妄下结论?”三王爷眼中阴鸷更盛,他居高临下看着秦偃月,“有人看见是你将雪儿踢下去的,你还想抵赖?”

“我从来没想抵赖。”秦偃月站直,声音和眼神毫无畏惧,“的确是我将秦雪月踹下去的,那是她罪有应得。但,丫鬟不是我杀的。三王爷,希望你能搞清楚,这是两码事。”

“你!”三王爷摔着袖子,“为什么要对雪儿下手?”

“我说了,那是她罪有应得。”秦偃月将真皮大氅递给他,“替我谢谢她的大氅,顺便告诉她,这大氅配不上我,还是还给她吧。”

“毒妇。”三王爷冷声呵斥,“雪儿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忍心下此毒手?那丫鬟的死,必定也跟你相关,来人,给本王彻查......”

“三哥,你确定要彻查?”东方璃接过话来。

他清冷如雪,声音也有些缥缈,还带着淡淡的嘲讽。

“你刚才也说了,王妃犯法与庶民同罪。那丫鬟死得太蹊跷,疑点重重,真相并不难查,真彻查下去,或许,对谁都没有好处。三哥觉得呢?”

三王爷眼睛一眯。

老七一向心思缜密,必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说这番话,他先入为主觉得秦偃月能做出那等蠢事,冷静下来后,也明白过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在三王府中,秦偃月不可能为所欲为,以她的体格也不可能让那丫鬟溺水而亡,除了她之外,嫌疑最大的便是秦雪月。

若真查出丫鬟的死跟秦雪月有关,必定会牵连到他,到那时父皇必定失望,太子之选也会受影响。

他绝不允许这等污点存在。

“就算那丫鬟不是你杀的,你闯进三王府大闹是事实,将雪儿踢到水里是事实,雪儿受了惊吓更是事实。”三王爷冷声说着,将目光转向东方璃,“老七,她是你的王妃,你说吧,该怎么惩罚?”

东方璃抄手,眸子闪烁了几下。

秦偃月三言两语将困局解开,她对三王爷的态度也极为冷漠,甚至还有攻击性,与他所认识的那个蠢货判若两人。

“三哥觉得该如何惩罚得好?”他轻飘飘地将问题踢给了三王爷,想再观察一下秦偃月的反应。

“打三十大板,不准请太医,老七觉得这个惩罚如何?”三王爷嘴角抿起,“七王妃性格跋扈,必须要接受点教训才能避免下次再犯。”

秦偃月心底一咯噔。

她现在这个身子,如何能挨过三十大板?

这个阴鸷渣男还特别说明不准请太医,摆明了想要她的命。

“你快告诉他,秦雪月是骗他的,以前那些事都是她让我做的。是秦雪月指使海棠将我推下水的,三王爷肯定会相信我的。你快去说,只要三王爷知道真相,他舍不得打我的。”脑海之中原主的声音如炸裂一般,叽叽喳喳回响着,就没消停过。

秦偃月下意识地捏着眉心,被吵得心烦意乱。

原主实在又蠢又笨,还偏偏喜欢自作聪明,被人耍得团团转不说,都成亲了还死命往三王爷身上扑。

三王爷那种渣男已经在脸上写满了要置她于死地,她还天真地相信着他。

真是已经蠢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秦偃月深呼吸,捏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牙齿紧咬。

既然原主眼瞎,她就让她见识见识,她掏心掏肺舍命相爱的人到底是什么垃圾货色。

她抬起头,冷眼看着三王爷,问道,“三王爷,如果我说,以前那些事,都是秦雪月诱我做的,你可相信?”

三王爷脸色一变,表情古怪地看向面无表情的东方璃,冷笑,“七王妃,过去的种种,就一笔勾销吧,你我已各自婚嫁,那些事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只问你信还是不信。”秦偃月表情冷漠,声音强硬。

“不信。”

“那,如果我告诉你,今天之事,是秦雪月指使海棠将我推到水中,我气急才将秦雪月踹下水报仇,三王爷信还是不信?”

“不信。”

“很好。”秦偃月问道,“那我再问你最后一句,希望三王爷能认真回答。”

她抬起脸,一字一顿,“你可曾喜欢过秦偃月?”

三王爷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可笑,本王从来没正眼看过你,只觉得无比恶心。”

“如此,甚好。”秦偃月嘴角的笑意扩大,那双眼睛弯成月牙状,明明是笑着,眼底的光芒却冰寒如雪。

三王爷被这笑容堵得有些发涩,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东方璃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刚刚还思索着,秦偃月对老三的态度大转变,许是开了窍。

这想法还没落地,就见她说这些恬不知耻的话。

他虽不在意,可好歹这是在七王府,她也占了七王妃的称号,守着老三问出这种混话,这个女人,完完全全把他当成死人了么?

东方璃不着痕迹地冷哼一声,抄起手,看都没看秦偃月一眼,用毫无波澜的清冷声吩咐着,“王妃擅闯三王府,又惹出这等乱子,就依着三哥的要求,打三十大板,不许请太医。”

秦偃月额角跳了两下。

刚才她被原主叽叽喳喳吵闹得烦躁,一时冲动问了三王爷一些不该守着东方璃问的问题。

这就等于将一顶绿帽子直接扣到了东方璃头上。

这个男人,也顺手推舟惩罚了她。

没想到他外表挺仙气的,性子却腹黑又记仇。

“七王爷。”她抬起头看着他。

东方璃面色冷漠,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她嗓子紧了紧,终于,深深地叹气,“对不起。”

她的声音很轻,几乎是只动了动嘴唇。

东方璃却听懂了,他似是没想到她会道歉,怔了怔,随即,嘴角扯出些许嘲弄,“今日一事,就此落定,本王身体不适,三哥也请回吧。”

说完这句,他拂袖而去。

三王爷审视着秦偃月,他盯着她看了好一会,没从那双眼睛里看出半点留恋来。

相反,她的眼睛里,更多的是厌恶。

“三王爷不必看了,人不可能瞎一辈子。”秦偃月露出森森的白牙,“今日这三十大板,我一定会百倍千倍奉还给你跟秦雪月。”

第4章

三王爷脸色微变,他也懒得再停留,气冲冲地离开。

秦偃月垂下眼,仰天哈出一口气。

哈气凝结成白雾,转瞬就消散在空中。

她看着拿板子候着的侍卫,深知,这三十板子她已经逃不过。

逃不过,就去面对。

她攥紧手,趴过去。

侍卫们力道极大,板子落在身上,皮开肉绽。

她的手指扣在肉里,紧紧地咬着牙齿,壮硕汉子都忍受不了的三十板子,她愣是一声没吭。

等到三十板子结束,她已经陷入到昏迷中,气若游丝。

侍卫们相互看了看。

“怎么办?她好像快断气了,咱们要不请个大夫来给她看看?”一个侍卫说。

“刚才王爷不是说了不准请太医。”另一个侍卫说,“这女人用不正当的手段当上咱们的王妃,王爷厌恶得很,怕是要趁着这个机会打死她,如此也好,她怎么配得上咱们王爷?别多事,回去复命吧。”

两个侍卫的话断断续续落在秦偃月耳中,像是从遥远空间里传来的。

眼前发黑,濒死感袭来,她连动一根手指都困难。

意识逐渐模糊,身体也逐渐变轻,灵魂仿佛漂浮在虚空,没有实感。

“这不可能,不可能。”脑海中,有声音在哭泣,“他觉得我恶心,不可能,他以前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假话么?他都是骗我的么?”

“你可真傻。”意识深处,秦偃月看着哭泣不停的另一个自己,将手放在她的头上,“你跟秦雪月那些事,三王爷都知道,甚至,可能是他一手设计的,被蒙在鼓里的只有你而已。”

“我不信,我不相信,怎么可能全是假的?”

“你已经看清了那对渣男贱女的真面目,还执迷不悟吗?”秦偃月叹着气,“人间不值得,你何必为了一根烂甘蔗折磨自己。我大概要撑不住了,身体还给你,你好好活下去,别再傻了。”

“不,是我支撑不住了,我死命撑着不肯离开就是不甘心,如今得到了答案,知道了真相,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我注定要消散,你还有救,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帮我好好惩罚他们,拜托你。”

那个声音越来越弱,说到最后,最后一抹灵魂注入到秦偃月的灵魂中。

这抹灵魂注入后,她蓦然清醒过来。

疼痛不堪,冷汗淋漓,是前所未有的真实感。

刚才,像是做了一场梦。

梦里,原主将最后一抹灵魂将她的灵魂拽回这具身体来,她才得以完全占据这具身体。

脑海中一直叽叽喳喳的声音也完全消散。

内心宁静,灵台清明,有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秦偃月手指捏住枕巾,微微闭眼,“放心吧,你所受的一切,我会帮你十倍百倍讨回来。”

话虽如此,她现在的情况也极为不妙。

在湖水中浸泡了那么久,又挨了三十大板,头昏昏沉沉,额头滚烫,高烧加上感染,雪上加霜。

她继承了爷爷的所有医术又什么用?

没有退烧药,止疼药,消炎药,在这个鬼地方,怕是会再死一次。

这个念头涌上来的时候,她觉得有些悲戚,爷爷死时她没能赶回去,好不容易回到家又被黑衣人抓到,九死一生后占据了这具身体,还没回过神来就又要死了。

可真是倒霉透顶。

秦偃月趴在床上,疼痛感不断袭来,一波一波,痛苦难忍。

她想起爷爷的与世长辞,想起父母的无故离世,世间只剩她踽踽独行,情绪上涌时,她将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额头抵着手指。

不自觉中,一滴眼泪滚下,顺着她的手背滚到手指上,手指上的戒指发出炽,热的光芒。

在那阵光芒里,她好像看到了一栋医药大楼。

那大楼是被爷爷救过命的富豪修建的平价医院,爷爷是院长,里面药品齐全,器材也很先进,她从小就在里面玩耍,熟悉得很。

“我又回去了?”秦偃月一愣,随即发现不对劲之处。

这医药大楼崭新无比,且一个人都没有,死气沉沉的,就像是一具空壳。

她还想再探究一番的时候,光芒消散,医药大楼也消失了。

“原来是幻觉。”她苦笑一声,侧头,看到床边出现的东西时,差点惊叫出声。

布洛芬,云南白药,双氧水!

这些绝对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药物,出现在了她手边。

她忙将戒指摘下来,四下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

但,布洛芬和云南白药的确出现了,是伴随着医药大楼的幻影一同出现的。

太诡异了!

布洛芬作为于非甾体类抗炎药,是缓慢释放的,副作用极小,止痛效果良好且持续时间长,还有退烧的作用。

云南白药是外用的,对治疗外伤效果极好。

这两种药物,对现在的她来说,简直是救命稻草。

秦偃月顾不得想太多,口服布洛芬,艰难地将伤口消毒后,将云南白药洒在伤口上,疼痛感慢慢减轻,她也沉沉睡去。

药量够使用五天。

这五天里,她用了各种方法想再次见到医药大楼,都以失败而告终。

戒指也没什么反应。

那一切,就像是她的幻觉。

一直到五天后。

久久没反应的戒指开始发烫,那医药大楼终于又出现在眼前。

紧接着,手边出现了一盒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与布洛芬都是非甾体抗炎药,不同之处是,阿司匹林可以防止血栓形成,她在床上躺了这么久,伤口结痂,恢复良好,但长期卧床血液不流通,很容易形成血栓,这阿司匹林来得正是时候。

秦偃月摩挲着戒指,感慨万千。

这戒指是爷爷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说是他亲手打造的,继承了父母和他的思念,为她量身定做的护身符。

她一直当宝贝佩戴着,被抓后就被黑衣人夺走了。黑衣人检查过,似乎没什么价值。

她记得很清楚,原主手上是没有戒指的,戒指似乎是临死之际,原主将最后一抹灵魂注入到她的灵魂中之后出现的。

戒指不仅出现,还发生了很神奇的事。

戒指发烫的时候,医药大楼就会出现,那些药物,就是从医药大楼里出来的,这戒指就像是问诊的媒介,连通着她和医药大楼。

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

秦偃月正沉浸在思考中,这时,门外突然有脚步声和压抑的咳嗽声传来,由远及近。


书名:神医狂妃

来源:薇信用户-真心图文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回复: